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邓小平曾经培养了两个接班人为何终定江泽民

2018-10-12 19:27:32
邓小平曾经培养了两个接班人:为何终定江泽民

1997年2月,也即旧历丁丑年正月,全体政治局常委都接到通知不要出京,留在家中待命。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变故,而是一个既定的进程日益迫近终点:邓小平走到他生命的时刻,医院的报告说他已经病危。图为邓小平同江泽民握手。

中南海里一些重要的领导人,在1月份还到外地去巡视了,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党的重要的领导人江泽民始终坐镇京城,那些已经出京的领导人们,也匆匆赶回京城。在三○一医院,看不到一点喜庆气氛。邓小平的病房设在院子南端一栋小楼的顶层,一条汽车匝道从地面一直延伸上来。病榻周围总是站着很多人,还有些医生护士进进出出,但有时候只有随身医生黄琳和他在一起。图为邓小平和江泽民合影

……他的亲人坐在沙发上,意识到大势已去,全都呆若木鸡。整座楼一片寂静,就像是死神已经降临。卓琳带着全家人来向他告别。四天以前,她就写信给江泽民,转告“邓小平的嘱托”:不搞遗体告别仪式,不设灵堂,解剖遗体,留下角膜,供医学研究,把骨灰撒入大海里。2月7日晚21:08,邓小平逝世。图为邓小平在江泽民的陪同下和众人合影留念。

24日早上9:34,一辆面包车驶出医院,载着灵柩,披着黑纱,缓缓西行。街两边站满人群,灵车一过,悲声四起……卓琳跟在骨灰盒后面,只等舱门开启,便一把骨灰,一把鲜花,又一把骨灰,又一把鲜花,纷纷撒向蓝天,让它们随风飘去,落在海中。图为1990年2月,邓小平、江泽民、李鹏、万里会见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全体委员。

在江泽民为他的恩师致悼词的时候,他们未在当场,只不过坐在遥远的地方,紧盯电视机屏幕,竖耳聆听,一下子就听到弦外之音:“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内国际发生政治风波。党和政府在邓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坚决有力的支持下,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决维护国家的独立、尊严、安全和稳定,同时恒大林溪郡毫不犹豫地坚持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坚持改革开放。”图为邓小平与江泽民。

“左派”这个称谓和它的实际含义,西方人是一定搞不明白的。因为在他们那里,“左派”都是坚持激进的政治主张的一帮人,“右派”则趋向于保守主义。在中国,过去也是如此,可是近20年,情形渐渐反过来,“左派”成了坚持旧制度、反对变革的代名词。图为江泽民在邓小平追悼大会上致悼词。

张贤亮讲了一个荒诞故事,刘贻清写道:“张贤亮妄言改革开放已然倒转,极‘左’的东西也已回潮。说穿了,这矛头主要就是对准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或者诅咒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没有能力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或者诬蔑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要搞极‘左’,要否定改革开放路线。除此二者,难道还有别的解释吗?”图为1992年3月,邓小平南巡时留影。

《中流》一向以捍卫马克思主义为己任。这是一个挺庄严的理想,只是出版多年,影响不大,这一次因为有了这些文章,像“理论纲领”、“诅咒”、“诬蔑”之类的用词格外尖锐,又是指向成名人物,所以让人不免顿生疑窦:莫非邓小平尸骨未寒,意识形态的争斗就卷土重来?令人离婚如何争取孩子抚养权不安的迹象越来越多。图为江泽民(右一)。

图为邓小平旧照。

1995年5月下旬,江泽民视察东北三省并且发表了一个讲话。江泽民此行为期12天,“详细了解企业特别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改革发展情况和遇到的各种问题”。其讲话的主旨,可以用12个字来概括:坚定信心,正视困难,锲而不舍。从大局上说,我们国家的改革的确进入了一个关键时刻。国有企业的“攻坚战”,实际上是在检验中国人有没有开辟新路的信心和胆量。胆子大些,就有可能到达“柳暗花明”的境界;胆小,就难免尽是“山穷水尽”的感叹。

邓小平不是说“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吗?现在,他们正是要证明他们的说法有根据……这让这些人得到鼓励,在后来的两年中,开动一切机器——正规的和非正规的,把他们的意见拿出来,一个接着一个。图为邓小平。

复地金融岛nter>

党中央将邓小平1992年南方谈话作为重要的理论指导,他们说:“1992年以后,资产阶级自由化逐渐占了上风。”党的多次说,经济建设是中心,不能让任何东西来干扰这个中心,他们说:“阶级斗争有可能重新上升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图为江泽民(右一)。

1997年5月29日,在中共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的毕业典礼上,江泽民总书记发表了他的准备了几个月的讲话。此后几个月中,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把这次讲话叫做“五二九”讲话。中国内外,对于这个讲话的评论如潮。

江的讲话全文2万多字,他说:“旗帜问题至关紧要,在当代中国,只有邓小平的理论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问题。”这一定是针对“左”的人士的否定邓小平的倾向……他说:“努力寻找能够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公有制实现形式,一切反映社会化生产规律的经营方式和组织形式都可以大胆利用。”这实际上是在回答“左”的人士引起的姓“公”姓“私”的争论。这是两年多来党中央领导次公开地回答“万言书”的指责。图为江泽民。

当时百姓中间,有人把“五二九”当作中国第三次思想解放的起点,又有人说这是过誉之词。以后事态的发展证明,两种说法都有足够的证据,1997年5月29日这一天的中国,的确洋溢着强烈的解放思想的气息,中南海的主旨在于搬开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但却没有使用任何有可能令冲突激化的概念,而是给保守派留下一个台阶,让他们卷铺盖走人。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只要有个台阶,也就有了死灰复燃的机会,有如中国人一句俗语: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