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人人陈一舟3年前已投资美国学生贷款平台

发布时间:2019-05-15 01:02:13 编辑:笔名

这是一个寒冷的秋夜,在纽约布鲁克林时尚的威廉斯堡街区,28位千禧族聚集在从农场到餐桌(farm-to-table,指直接从当地农场采购食材)型餐厅Wild的Greenhouse包房里,一边畅饮着葡萄酒,一边享用着无麸质无激素的美味披萨。和55%受过大学教育的同龄人一样,这些参加聚会的人都背负着助学贷款债务;但与他们不太幸运的同龄人不同,他们不但没有被他们的放贷机构由风投资助的助学借贷平台CommonBond追讨还款,而是受到酒宴招待。

在一笔CommonBond贷款的帮助下,佐伊富勒-杨(Zoe Fuller-Young)正在纽约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他说:这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助学贷款。

这是由于富勒-杨及参加聚会的其他人都属于那个被称为负债重的1%的群体他们攻读的是费用昂贵而有名望的研究生学位,学习期间背负起五六位数的助学金债务。他们未来的收入潜力以及预期低违约率使得他们成为了很有吸引力的放贷对象,精明的私人投资者向他们提供贷款的利率可以低于美国政府一刀切的助学贷款利率,而且仍然能取得一个不错的回报,甚至在计入免费的有机披萨以及诸如职业咨询等附加服务的成本以后也是如此。

翠贝卡创投公司(Tribeca Venture Partners)是CommonBond的一位早期投资者,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布莱恩赫希(Brian Hirsch)夸耀说:这是个万亿级别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可不常见。赫希也是CommonBond的董事会成员。

好吧,或许没有1万亿美元,但也有数千亿美元。目前全美国的助学贷款未偿还余额为1.2万亿美元,其中大约75%有资历予以再贷款,而这部份信用良好的债务(私人投资者虎视眈眈盯着的部份)至少有2,000亿美元。到目前为止,CommonBond已向50所名牌大学的109个工商管理硕士(M.B.A.)、法学博士(J.D.)、医学博士(M.D.)和工科专业学位的在校生和毕业生发放了大约1亿美元的贷款。另外一家由风投资助的公司、成立了三年的助学借贷平台SoFi(意为Social Finance,社交融资)已为2,200所大学的13,500名毕业生提供了总计超过10亿美元的助学贷款再贷款,从而成为这个市场上的再贷款机构。

通过择优选择良借款人,这些正在迅速成长的新兴助学借贷平台可能会让联邦政府的助学贷款组合出现更高的违约率。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中等教育部门副总裁戴维伯杰龙(David Bergeron)曾任美国教育部官员,他担心这类趋势有可能会削弱人们对助学贷款制度的信心。

也许吧。但与此同时,前程似锦的千禧族希望在他们的助学金债务上节省一些开支,而已经在社会上站稳脚根的年长一些的人,乃至是他们的父母或祖父母,则有一项新的固定收益类投资可以考虑,而且这种投资还能给人心理上的满足感。

今年,一名研究生可以以6.21%的固定利率从美国政府那里多借到20,500美元的斯塔福德贷款(Stafford loan),而其学校在Direct Plus贷款项目上对未偿还余额收的利率为7.21%(在2006年至2013年期间发放的Direct Plus贷款的利率乃至更高:7.9%)。美国政府不向高收入者提供再贷款,但对提早还款不收取任何罚金。

这种政策恰好方便了SoFi和CommonBond等民间机构对联邦助学贷款给予再贷款,并且利率比联邦助学贷款还低。这两家公司现在提供的五年期固定利率再贷款的利率介于3.625%至5.99%之间(具体利率取决于他们对学生信誉做出的评价);十年期固定利率再贷款的利率介于4.74%至6.625%之间;另外还有一系列期限较长的可调整利率贷款。SoFi估计,今年夏季其借款人平均对债务进行再贷款71,000美元,在十年期的贷款期内将会节省将近12,000美元的利息开支。

另外,这些新兴借贷平台也在开始颠覆传统银行的业务,他们认为助学贷款可以作为他们与对银行怀有戒心的年轻高收入者建立长时间关系的切入点(71%的千禧族表示,他们宁愿去看牙医,也不愿与银行打交道)。SoFi表示,其借款人平均年收入超过130,000美元,该公司近开始在六个州(包括加州和得克萨斯州)提供额度为300万美元的房贷,首付比例低至10%。

SoFiCEO迈克卡格尼

在旧金山郁郁葱葱的普雷西迪奥公园(Presidio Park)里,掩隐着一幢砖结构的办公大楼莱特曼大道1号(1 Letterman Drive)。该办公大楼的租客目录像是节选自风投基金行业名人录:三楼是房地产搜索引擎Trulia的投资者北极星创投公司(Polaris Partners),四楼是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的出资者道资本合伙公司(Tao Capital Partners),以及亿万富豪得 泰尔(Peter Thiel)的泰尔资本公司(Thiel Capital)。一楼是SoFi,近泰尔成为了该公司的投资者之一(该公司已经向风险投资者和天使投资者募集了总计1.61亿美元的资金)。

SoF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迈克卡格尼(Mike Cagney)现年43岁,有着一头褐红色卷发,面色红润。他走上职业生涯后的份工作是在富国银行担负自营交易员,之后晋升至首席交易员,接着创建了财富管理软件公司Finaplex,2007年又把这家公司卖给了布罗德里奇金融解决方案公司(Broadridge Financial Solutions)。2010年,他在运营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卡贝松投资集团(Cabezon Investment Group)期间,决定去斯坦福商学院(Stanford Business School)培训中层高管的斯隆奖学金项目(Sloan Fellowship program)给自己充电,提高自己的企业家素质。在该学校的创业车库(Startup Garage)课程上,卡格尼和其他三位联合创始人提出了创办SoFi的设想(其中两位目前还在SoFi),把它作为一个围绕大学关联群体的点对点(peer-to-peer,简称P2P)放贷平台,这些关联群体就是愿意借钱给来自母校后辈的有钱校友。

凭借来自于中国社交站人人创始人陈一舟以及基线创投公司(Baseline Ventures)创始人史蒂夫安德森(Steve Anderson)的启动投资资金,SoFi在2011年秋季启动。陈一舟和安德森现在是SoFi董事会成员。该公司的个项目是从40位斯坦福校友那里筹集200万美元,用于向斯坦福学生提供贷款。这40位校友具备成为合格投资者的资格(这意味着他们具有超过100万美元的可投资资产,或者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

SoFi随后设立了用于其他精英学校的贷款基金。然而,卡格尼希望加快扩张步伐。他认为,要想做到这点,就需要把侧重点放在为那些背负大额债务的毕业生提供再贷款,而不是发放数额较小的学期贷款,并且向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召募资金。2012年,他向华尔街寻求帮助,但遭到冷遇。卡格尼回想说,当时美国银行的一位高级职员嘲笑说:学生贷款?祝你好运吧。尽管如此,他一直坚持推介自己的设想,并且聘请经验丰富的高管:他的首席财务官(CFO)是私募股权投资巨头KKR集团旗下子公司KKR金融控股公司(KKR Financial)的前CEO,而他的法律顾问曾在全美学生贷款机构萨利美(Sallie Mae)任职多年。

,在2013年3月份,SoFi从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那里取得了6,000万美元的信誉额度。2013年12月份,该公司完成了一项总额为1.51亿美元的研究生助学金再贷款的证券化交易这是首次由一家P2P放贷平台进行的此类证券化交易。去年7月份和11月份,该公司又前后出售了2.51亿美元和3.03亿美元的票据,这些票据从评级机构标普公司(SP)那里获得A评级,从穆迪(Moody)那里获得A2评级。

到目前为止,SoFi大约20%的贷款资金来自于合格的个人投资者,他们可以选择投资于一个通用贷款基金,或者投资于一个回报与他们校友的贷款表现挂钩的贷款基金(大约一半的个人投资者选择投资用于某所学校的贷款基金)。此外,他们也可以购买SoFi的优先股,如果他们选择的学校的99%贷款得到按时偿还,那么优先股的股息为6.5%,但如果这个比例低于97%,那么就没有股息。

现年48岁的麻省理工学院(MIT)毕业生克里斯尼尔(Chris Neil)是总部位于圣何塞的半导体制造商美信集成产品公司(Maxim Integrated)的高级副总裁,他已经向用于他母校的贷款基金投入12.5万美元,从中赚取4%至5%的利率(这是银行定期存单利率的两倍),而知道这些票据是以MIT学生的贷款作后盾,让我晚上能睡得着觉,他说道。(向投资者提供的另一个卖点是:与普通的消费金融不同,助学贷款基本上不可能在借款人破产中得到免除。)

至于那些曾爱理不理的银行,卡格尼夸耀说,他们已经对SoFi的票据显示出一种无法满足的胃口。那末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发放助学金再贷款呢?发现金融服务公司(Discover Financial)正在进行一个试点项目,国民银行(Citizens Bank)今年9月份扩大了这方面的服务范围,为那些在国民银行支票账户上设定自动还款的借款人提供固定利率低至4.74%的再贷款。富国银行向现有借款人提供贷款合并服务,以此让他们有机会申请较低利率的贷款。但如果大银行和SoFi或CommonBond一样,也向较有名誉的学校的毕业生提供利率较低的贷款,那么消费者权益组织很可能不会放过这些大银行。

然而,SoFi并不只是以借款人的学位为根据进行放贷。该公司要求每一个借款人都持有一份工作或者获得录用函(法学院的毕业生必须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并且要参考工资和信誉分数。如果借款人并非由于自身错误而失去工作,那么SoFi会让借款人暂停每个月还款,并且帮助借款人寻觅工作,与该公司人脉很广的投资者进行联系。SoFi夸耀说,该公司全部再贷款账簿上还没有出现过一次违约。相比之下,联邦助学贷款的借款人有14%在开始还款后的三年内发生违约。

卡格尼的下一个目标,是在2015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除此之外,他说他想要创建以学校为中心的自给自足的贷款机器。哈佛大学毕业生会从其他哈佛大学毕业生那里借钱,而且,一旦他们偿还了贷款之后,他们就会投资于下一代的哈佛毕业生。这样,SoFi在社交层面上就会有一些有益和有意义的成份,他说,但仍然是依照市场利率进行运行。

帮助建立校友联系这一点很好,但是回报仍是关键。卡格尼说:在任何情况下,我的任何投资者基本上都不会把这视为一份礼物。他们自始至终都重视贷款的回报、流动性和偿还。他们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

和SoFi一样,总部位于纽约的CommonBond也是诞生于一个有声望的M.B.A.项目当中;但是与SoFi不同的是,CommonBond脱胎于其几位创始人的债务问题。现年34岁的戴维克莱恩(David Klein)、31岁的迈克陶尔米纳(Mike Taormina)和32岁的杰瑟普谢安(Jessup Shean)是在沃顿商学院相识,因对各自联邦助学贷款和私人助学贷款的利率和服务的不满而走到了一起。他们三人都拥有金融行业的从业经验: 克莱因曾就职于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另外两人曾效率于摩根大通(JPMorgan)。2012年11月份,毕业后不久的他们推出了CommonBond,利用100万美元天使股权投资资金,外加从作为合格投资者的沃顿校友那里筹集到的250万美元贷款资金,为他们同学的债务提供再贷款服务。克莱恩现在是CEO,陶尔米纳是CFO。(谢安已加入并购咨询公司格林希尔有限公司。)

与SoFi相比,CommonBond将扩张进程保持在较慢的速度上,还没有把放贷范围扩大到大学精英以外的市场。去年该公司以债券和股份发行相结合的方式募集了1亿美元资金,领投方是翠贝卡创投。在新加入的投资者当中,有前花旗集团(Citigroup)CEO维克拉姆潘迪特(Vikram Pandit,中文名:潘伟迪)以及风投基金Social + Capital Partnership。

前汤森路透集团(Thomson Reuters)CEO汤姆格罗瑟(Tom Glocer)是CommonBond的股权投资者,他说:说实话,如果你要向我借钱,而你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牙科学生的话,那末与克萨斯基督教大学艺术史专业的学生相比,我会更愿意把钱借给你。

眼下,CommonBond仅专注于50所学校,对这一策略,克莱恩解释道:你可以说,我们之所以堕入金融危机,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当贷款人主动上门,我们在没有进行适当核保的情况下就进行放款。不过,他预计,到2015年底,该公司的放贷余额将达到5亿美元,覆盖美国的200所学校,这部分业务增长将会由机构投资者的资金提供支持。

与此同时,这两家初创公司都面临一个风险,那就是美国政府可能会以某种方式破坏他们的放贷盛宴。卡格尼说,倘若说有一件事让他感到害怕的话,那就是美国政府将会以利率进行助学金再贷款。不过眼下,由于共和党掌控国会,这似乎还不太可能。

另外,还有诸如Prosper和借贷俱乐部(Lending Club)等范围更大的P2P放贷平台可能会闯入这个领域。CommonBond投资者格罗瑟认为,这两家助学贷款再贷款公司终可能成为其他放贷平台或者美国运通之类公司的收购目标,这些公司可能会把这视为从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阶层那里取得资金的一个途径。他说:如果你找到他们的时机够早,他们就会留在你这边。

作者 Maggie McGrath

译 陈玮 校 李其奇

盆腔炎下腹隐痛
白带增多粘稠用什么药
盆腔炎发病症状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