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专访前意大利财政部首席经济学家欧元区QE

2018-12-06 22:15:31

专访前意大利财政部首席经济学家:欧元区QE效果初显

随着被称为“欧版QE”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措施出台,欧洲经济数据显示出复苏的曙光。据路透社报道,分析师认为欧元区2015年一季度GDP增长率将达到0.5%。不过,困扰欧元区经济前景的希腊债务危机等问题仍悬而未决。5月12日是希腊偿还IMF贷款的期限,希腊债务危机能否圆满解决?欧洲经济前景究竟如何?现在对于中国企业是否是投资欧洲的时机?《财经》专访意大利财政部前首席经济学家、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访问教授Lorenzo Codogno,倾听他对欧洲经济及希腊债务问题前景的看法。

经济复苏原因:低油价、QE、欧元贬值、结构改革

《》:近期,随着一系列刺激措施的出台,欧洲经济正显示出复苏迹象。您如何看待“欧版QE”的效果?那些原因导致了欧洲经济的复苏?

Lorenzo Codogno:近期欧洲经济呈现出复苏的迹象。今年整个欧元区也许会有GDP1.5%的增长,明年欧元区的GDP增速可能会达到2.5%。意大利的增长情况比较落后,今年意大利的GDP增速可能是0.7%或0.8%,明年可能是1.5%。

经济复苏的原因是许多利好因素的存在。首先是石油价格的大幅下降。欧洲像中国一样进口许多能源,近期石油价格从每桶120美元下跌到60美元,这对经济来说的是很大的激励,会产生大量储蓄,刺激经济的需求,支持经济的复苏。

第二是QE,欧洲央行决定,到明年9月之前每月购买600亿欧元的政府债券。我认为这是有效的,尤其是和欧洲央行的负利率一起,二者的结合有利于推动经济的发展。

同时,欧元的疲软也有利于出口。另外,欧洲现在正在改革,尤其是南欧国家和爱尔兰,改革也推动了经济的发展。把这些因素都结合起来,不难解释欧洲经济形势为什么变得乐观。

QE影响途径:预期、资产重估、信贷、汇率

《》:近期,许多国家都加入了降息刺激经济的行列。具体而言,“欧版QE”为何会带来欧洲实体经济的改善?

Lorenzo Codogno:美联储已经计划在今年年底前的在某个时点退出QE。在欧洲,我们刚开始进行QE,因此我们也许要花上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欧洲央行会推行QE直到明年9月。我认为QE是有效的,它通过不同的途径发挥作用。

个途径是预期和信心,可以看到商业和消费者信心的增长,这说明QE看起来是有效的。

第二个途径是通过货币政策,也叫资产途径,或者称为投资组合重构途径。欧洲央行买入风险小的政府债券,会激励投资者购买风险更高的资产,例如公司债券和股票,或者推动银行为企业提供信贷。对更高风险资产的投资对于经济增长有正面影响,因为它为经济恢复提供了很多资金。近股票市场的反应比较积极,利差正在收窄,看起来这一途径也有效果。

第三个途径是传统的信贷渠道,这里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如果你观察这几个月的公司债借款利率,会发现它正在稳定下降,接近于欧央行的政策利率。然而,在经历经济衰退后,欧洲银行业仍然在挣扎。因此资本缓冲非常小(即剩余可供贷款的资本很少)。也就是说,如果贷款人增加,资金供给可能无法提供足够的贷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周预测,即使是在现有形势下,欧洲银行对经济可以提供的贷款也只有%,这并不多。对意大利这样的国家来说们也许是1个百分点而不是3个百分点。因为现在对银行有非常严格的监管,包括资本充足率、杠杆率等等。为了向经济提供更多的贷款,他们或者必须增加资本——这并不容易,因为目前银行的盈利能力并不强,QE也不会直接增加银行资本金;或者他们会减少资产,主要是出售不良贷款,这也不容易。但是如果两者都不做,也许会经济恢复后,对贷款的需求增加,供给却不足以支撑贷款数额,这可能会成为货币政策在信贷渠道的约束,从而成为经济恢复的阻碍。

第四个途径——不是一个很明确的渠道,因为欧央行对汇率并没有管控,欧央行只是说他们的目标是降低通胀率——他们希望通胀率回到目标水平,也就是2%以下,所以他们并不关心汇率。然而,随着引入QE,引入负利率,他们弱化了欧元,而本币的弱化又会以另一种机制对经济造成影响。所以,考虑到所有这些渠道,除了信贷渠道还比较薄弱,有理由相信QE将会产生正面的效果。

希腊违约是小概率事件

《》:希腊债务问题仍然是欧元区的结构性问题之一,甚至存在退出欧元区的风险。您如何看待这种可能性,以及希腊假如退出欧元区会带来何种影响?

Lorenzo Codogno:我认为可能的结果就是希腊会找到和其他欧洲国家共度难关的办法,妥协的解决方案也很容易想象。首先,希腊需要进行深度的结构性改革,其他欧洲国家可以允许希腊渐进地进行财政改革,同时对希腊提供更多的支持,比如支持其银行业。欧央行可以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并推行QE。,其他国家可以帮希腊减轻一些债务压力,其方法可能是降低利率、延长还款期限等。

不过,出于选举方面的原因,目前希腊新政府对欧洲其他国家采取对抗态度。我认为可行的解决方法是,希腊政府与欧洲其他国家协商,找到一个可能对希腊而言并不是理想的解决办法,然后对选民们表示:“听着,我们已经尽力做到了,我们协商达成了妥协,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但是我们不能得到更多,所以由你来做决定。”然后发起希腊的全民公决。也许政府不会采取立场,他们只会说“请你们决定吧”。如果情况果真如此,我觉得比较亲欧的希腊民众会对这妥协一方案给出压倒性的支持。希腊政府就可以说,“很好,既然我们投票决定了,那就这么做吧。”所以这是一种保留颜面方式,希腊政府也可以接受。

但是也确实存在不可忽略的风险,即希腊政府决定单方面采取违约行动。由于希腊80%债务的债权人是IMF和欧央行等,因此他们有很强的动机对国际投资者违约。问题在于,如果希腊政府单方面违约,那么这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后果,终导致退出欧元区。因为如果希腊违约,那么欧央行就不能再对希腊提供贷款,也许希腊政府将不得不暂时关闭自己的银行,实施资本管制,并引入自己的货币才能支付员工的工资。如果希腊这么做,实际上就是在孤立自己。

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很糟糕的状况。希腊可能会重新陷入1、2年的衰退,这对整个欧元区也很糟。首先,紧张状态可能会传染到其他欧洲国家,例如2010年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不过,这次的传染风险相对更小,因为其他欧元区国家整体经济和公共财政都得到了改善,同时欧央行也更愿意提供流动性进行干预,例如加速QE等。所以我认为传染可以得到控制。

但是,这可能会对欧元区造成的影响。假设你是一个国际投资者,你担心其他国家效法希腊退出欧元区,那么你就会担心用欧元投资的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国债券,却以其他货币得到回报。历史经验显示,这可能意味着高达50%的货币贬值。

欧元区投资机会:资本市场、实体资产、基础设施、不良贷款

《》:目前,由于欧洲资产相对便宜,经济也进入复苏轨道,许多中国企业认为现在是投资欧洲的时期。您是否这么认为?当前的欧元区为中国投资者带来了那些机会?

Lorenzo Codogno:首先,考虑到债券和股票,我认为是的,因为QE会至少持续到明年9月,股市会继续上涨,因此确实是很好的投资机会。

关于实体资产,现在也是个好时机。现在经济正在复苏,这会带来更多的价值。

同时,现在也是中国企业投资基础设施的机会。欧洲投资银行发起了容克计划,投资于主要的基础设施。中国企业可以成为欧洲企业的投资伙伴,共同投资于重大的项目。

另一个可能的机会是不良贷款。因为银行希望去除这些不良资产。他们可能会将不良贷款出售给特殊目的机构(SPV),将这些贷款打包后折价卖给国际投资者。这是一个双赢的模式:银行需要释放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他们可能愿意以低于资产实际价值的价格进行出售,从而可以更好地对企业进行贷款。投资者也可以以很低的价格购买这些不良贷款,如果经济复苏,可以收回一部分的贷款,所以这也是一种选择。

包装海绵
不锈钢发酵罐
广告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