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世上遇难事我们在攀登

发布时间:2019-08-16 16:57:20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黄河之水滔滔依旧,斯人已逝。 月28日,从中国政法大学传来噩耗,民事诉讼法专家,半生致力于强制执行立法的杨荣馨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当天7时许辞世。

中国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行为法学会执行行为研究会会长、中华全国人民调解员协会副会长,新中国民事程序法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

盛世夕阳无限好,坦然任尔近黄昏。老羊本无千里志,奉献余热报国恩。 诗言志,去年八十寿诞,杨荣馨以一首七言吐露自己的心境。

黄河之水滔滔依旧,斯人已逝。 月28日,从中国政法大学传来噩耗,民事诉讼法专家,半生致力于强制执行立法的杨荣馨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当天7时许辞世。

求学遇上三岔路口

19 1年5月6日,农历三月十九,杨荣馨出生于山西省安邑县(现运城市盐湖区)一个乡村教师家庭。许多年过去后,在介绍自己的家乡时,杨荣馨都会加上一个注脚 大禹故都,武圣故里 。

年少时的杨荣馨奋发向上,一心向学,曾长途跋涉,漂泊西安求学。

西安解放后,在父辈的鼓励下,他前往北平。初到北平,杨荣馨就走到人生的个十字路口,面临着三种选择。种选择是去当时新成立的平原省做小学老师;第二种选择是前往河北张家口的第四军医大学学医;第三种选择则是入读由谢觉哉任校长的中国政法大学。

这是我人生的十字路口,三个选择,三种前途,发展的道路就迥然不同。 杨荣馨后来曾回忆这一段经历说, 当时的中国政法大学学制三年,享受供给制,觉得很不错,于是带着全国学联介绍信前去报名,经过简单的考试和面试就被录取了。

1950年 月,中国政法大学并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杨荣馨开始了他的法学生涯。作为新中国自己培养的代法科学生,杨荣馨与同学们一道对来自前苏联的法律和法学理论进行了系统的学习,同时也学习中国法律,还有理论联系实际的课堂讨论,加上去法院 生产实习 ,获益匪浅,为此后的教学和科研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学校期间,他将大把的时间花在学习上,常常在宿舍强制熄灯后到厕所读书。这种刻苦求学的状态一直坚持到大学结束,而杨荣馨也以所有课程考试全部满分的成绩成为同年级200多人之中的佼佼者。

职业历程与国家命运相连

时光飞逝,1954年大学毕业,杨荣馨入职北京政法学院(现中国政法大学前身),从事民事诉讼法为主的民事程序法的教学研究工作,开始了其法学教育生涯。工作初期,因学术与教学水平突出,杨荣馨曾被派至北京师范大学政教系讲 法学概论 中的民法、民事诉讼法、婚姻法等课程。

然而在随后而至的动荡年代,法学界遭受重创。1966年,北京政法学院终遭厄运,学院停止招生,1970年12月被撤销,全体教职工被安排到安徽省去办 五七干校 。

自入北京政法学院后就说过 许以终生 的杨荣馨将自己的命运和北京政法学院的命运紧紧连在了一起,他举家迁至安徽五铺。但1972年4月,因出身不好,他再次被通知下放,分配至大别山区的六安县,且被安排到大别山深处的小学任教。后来回忆起这一幕,杨荣馨仍然心有余悸,当时他以为从此就要与北京告别,与法律分手了。

1978年,北京政法学院复办,1979年恢复招生,杨荣馨终于得以重回法学队伍,回到北京政法学院,重新开始民事诉讼法学教学研究工作,并受学院委派筹备组建了民事诉讼法教研室,担任届教研室主任。中国政法大学民诉教研室由此起家,发展为现在的民事诉讼法研究所。

杨荣馨曾说: 虽然我从50年代开始任教,但由于法制大环境的影响,实际上是从1979年之后才真正开始进行法学研究工作。

立法起草中的身影

拨乱反正过后,迎来改革开放的春天,杨荣馨感觉自己的所学所长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1979年9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委员会组织成立民事诉讼法起草小组,杨荣馨受学校指派参加,负责起草强制执行程序部分。这部法律起草工作先后花费了两年半的时间,是我国当时所有法律起草工作持续时间长、研究细的一部法律。而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这部民事诉讼法也是我国部门法中条文数量超过200条,多达205条的大法,在新中国法制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198 年国家又酝酿制定企业破产法,次年破产法起草小组和破产法起草工作小组成立,杨荣馨再次被邀请参加起草工作小组并担任副组长。虽然那时破产在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国还饱受争议,但杨荣馨等立法工作者尊重客观实际,尊重法律科学,以科学的精神回应 社会主义制度有没有破产、有没有失业 的问题。

1986年12月2日,我国部破产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试行)》问世。但囿于历史的原因,该法适用范围有限。为弥补该法的不足,1991年4月9日正式颁布施行的民事诉讼法,又增加了第十九章 企业法人破产还债程序 ,扩大破产法的适用主体范围。杨荣馨又一次成为这部民事诉讼法修改起草工作小组的主要成员。

此外,杨荣馨还参加了我国婚姻法、继承法、民法通则、仲裁法、行政诉讼法等的起草论证工作,提出不少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其中许多被采纳和吸收。2007年,又参加了民事诉讼法的修改工作。2008年被聘为人民调解法起草小组的特约研究员,参加了人民调解法的起草。

在他的后半生,杨荣馨致力于强制执行立法的研究,并为之呼吁、奔波。甚至,他已经为强制执行法起草做好了准备。

以桃李成林为傲

我在法大师从谭秋桂教授,谭老师则是杨荣馨教授的弟子,按辈分我当喊杨老师一声师公。前两年,有幸在学术会议上见过两次杨老师,老先生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以80高龄仍在为我国的民事执行事业奔走呐喊。如今《强制执行法》呼之欲出,先生一生为之奋斗的梦想即将实现,我辈定当继续努力,请师公安息! 这是 月28日当天,一位年轻法律人在微博里的一段话。像他这样的学生、再传学生,杨荣馨一生不知有多少,当得上一句 桃李满天下 。

据不完全统计,仅杨荣馨培养的硕士研究生就有70多人,博士研究生60多人,其中包括我国台湾、香港、澳门地区的学生和韩国留学生。杨荣馨热爱教学、热爱学生,他常说,我这一辈子,就在一个地方干了一件事,即在北京政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搞民事程序法学教研工作。

在退休后,他仍被学校聘为 特聘博导 ,继续招收博士研究生。

中国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汤维建曾深情地回忆: 在读研究生期间,杨老师交给我做的件事,就是大百科全书法学卷词条的撰写和校对。可以说,是杨老师把我这个尚处在蒙昧状态的年轻学子,亲手引进学术堂奥。杨老师的课讲得很细。杨老师总说,程序一定要细,否则就像没有程序一样。后来我领悟到,细密乃是程序之精髓。

1999年进入杨荣馨教授门下攻取博士学位的《中国法学》副总编李仕春觉得自己曾受到老师非常深厚的影响: 作为教师,他整个人生都浸透着教书育人的操劳和艰辛,他严谨认真、勤奋努力、无私正直的做人原则一直影响和感染着身边的学子们。

憾事:未见强制执行法

中国司法领域执行难的问题普遍存在,而相关的立法相对滞后,法学界研究起步较晚。杨荣馨敏锐地感受到这一点,很早就培养这方面的研究生,带领博士生从事强制执行法学的研究,在我国法学界居于地位。

为成立强制执行法学研究会,推动我国强制执行法学发展和立法,杨荣馨默默耕耘,多方奔走、呼吁,坚持14年之久。2010年4月18日,杨荣馨推动并任会长的中国行为法学会执行行为研究会终于成立。这也是我国为执行法学研究和立法,强制执行法学理论界与实务界搭建的个全国性平台。

从民事诉讼法制定初期到此后的历次修改,杨荣馨都负责执行程序编。对于我国久治不愈的 执行难 和个别情况下的 执行乱 这个痼疾,杨荣馨倍感忧虑,较早提出了将执行程序从民事诉讼法中分离出来,制定独立强制执行法的主张,以回应社会的迫切需要,并提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强制执行法(专家建议稿)》等多项建议。

2010年8月,在井冈山召开的全国 强制执行立法建议研讨会 期间,杨荣馨吟出一首《水调歌头偶上井冈山》。词中一句, 世上遇难事,我们在攀登 是他14年奔波于强制执行立法的缩影,也成为他一生的写照。

沈阳脑康中医院电话
更年期综合症的食疗偏方
合肥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