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流年一岁芳华半世天涯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1:25 编辑:笔名

假若,相遇本就是一场意外的美丽。  我愿,义无反顾的堕入轮回。只为这一次的守候,不再相忘红尘。  ——引语  1.  三月江南,草长莺飞。  季节的轮回,在红尘深处呼啸而过。一季繁华如梦,梦中一隅,我静立在风中,看陌上花开,风中花凋零,片片成伤。  月下,我临风而立,看风中梨花若雪,在空中曼舞,点点翩跹。伸手,缭绕在指尖的清香终旋成一朵冰凉的姿态,缓缓飘落。  暮岚流转,月色清迷,照着我苍白的容颜在水面上轻轻摇曳。  寒塘边,孤怜自影,阑珊一梦。脚下轻旋,落寞的舞姿伴随着梨花漫天纷飞,心思刹那间空白。任那点点莹白色的花瓣,穿越过寂寞的轮回,换我那一抹浅淡的笑意。  箫声轻扬,漫过沉寂的午夜,在月色下翩跹成蝶,蝶翼清透如水,流光潋滟。我瞬间痴迷,如若是梦,我宁愿沉睡,不愿醒来。  风起,雾散。你一袭青衫,御风而来。硬朗的神色,忧郁的神情,忧伤的箫声在水面上荡漾,渐渐远逝。烟雨江南,梦,逐一清晰。  碧水潭边,你望着远处满池的清莲,倾心一笑。次看到你的笑容,阳光下,那么温暖耀眼。  “她定然是个爱极了莲花的女子,喜欢着一袭白衫,手捧诗卷,于风中轻舞,于月下弹琴。宛在水中央的女子,美而不妖,清而不俗。”  你谈起她的时候脸上满是神往。唇边一朵微笑风轻云淡,却诉说着不为人知的倾慕与向往。  百无聊赖地撩拨着脚边的碧水,淡漠地看着满池清影摇曳,碎了一池的阳光,灿烂了你的笑容。风轻轻漾起了水面上的涟漪,一声轻若无闻的叹息,掩盖了我散落莲池的心情。  剑染月华,莲舞馨香。月色下,你玉立长身,踏水而来,宛在水中央。剑风拂面,莲香漫过我白色的羽衣,凝在指尖,经久不散。  “我常想,在这样的月色下,她抚琴,我吹箫,从此携手红尘深处,相伴在青山绿水旁。”  你呓语般的叹息散落在清凉的潭水中,夜风肆无忌惮的掠过满池清莲,长发乱舞,广袖翻飞。剑影、人影、月影、莲影,瞬间织成的一片流光溢彩,如同一道道冰冷的寒光,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眸。  一对倒影,一溪碧流,一箫清音,一抹剑华,在月色下筑成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我在此岸,你却在彼岸。我们虽近在咫尺,却心若天涯。  琴声铮然。你诧异的看着满池清莲肆无忌惮的绽放,愈发娇艳。素指掠过琴弦,暗香盈袖,指尖轻伤。你的箫声缓缓和上,若空谷幽兰,不染纤尘。风中那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遥远的安然,却不属于此刻风中抚琴的我。  “水儿,你苍白的笑容仿若失水的花朵一般,惹人怜惜。”月下,你背负长剑,手持竹箫。许久,你冰凉的手指犹豫地掠过我如丝的长发:“为什么,你不是她?”  我无力地一笑,忧伤在眼眸深处不着痕迹的一掠而过。  你的笑容,你的忧伤,箫声中的故事是属于另外一个女子的。她白衣若雪,心香如莲。可是你不知道,她只是一场梦,梦醒的时候,一切都会支离破碎。  “那个晚上,月华如水。她独自坐在水畔,仿佛以这样的姿势已经等待了千年。琴声缓缓地流泻在水面上,满池的清莲妖冶的绽放。面纱遮住了她的表情,只有清冷的眼神中闪过的一丝决绝散落在琴弦上,刹那间痛了我的心。”你追忆着她,喃喃道,“可惜,不是这一曲。”  “当然不会是这一曲。”我笑了,我不是她,我有的只是自己的曲子,散落在风中的沉默。  “那一曲,惊了莲香;这一曲,染了月凉。两首曲子,绝世清华,又会有怎样动人的名字。”风吹散你青衫黑发,几许惊艳,几许寂寥。  我摇了摇头:“再美的曲子也敌不过时间的流逝,曲终便是人散时。”我淡漠的声音随风飘散。闻言你浅然一笑,飘然离去。青岚如烟,印染了一季繁芜。  萍水相逢,注定我们陌路天涯。  你的身影在晨雾中渐渐模糊不清。我忆起你来时的情景,月色中,你说,我能否在这里等到莲花绽开,看那一场清绝的华丽?点点星碎散落你眼中,一丝粲然,一丝清迷,让我无法开口拒绝。  你来,是因为倾慕素莲。你去,亦为那一朵莲心。风中吹落一滴眼泪,在月色下轻轻颤动,仿若莲叶上透明的珠露。  一曲,琴音在风中飘散。素心若岚,白色裙带在夜风中舞一曲张扬的落寞。琴弦铮然而断,指尖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一方精致的信笺。望着远处的清莲,一丝决绝散落眼底。素笺刹那化作碎片在风中凌乱飘落。  月色清冷,莲香馥郁。红尘深处,那一抹黛青色,究竟痛了谁的眼眸。  一根根琴弦在风中无措地交织在一起,我望着远方,淡然一笑。子冷,你真的想知道吗?那么,不用太久,你便会知道,那一曲的名字。  2.  流萤飞舞,荷香撩人。  一阵琴音袅袅传来,低徊婉转,惊落了一地月色。她一袭紫衣,在风中翩跹流转,暗夜下的彩蝶竟不及她回眸时慵懒的一笑。羽衣曼舞,清香盈袖。刹那间,便夺去了皎洁的月光。  一只蝴蝶翩翩飞落在她的指尖上,透明的羽翼在月下轻轻的颤动着。她出神的看着蝶翼,透明的双翼仿佛透明的水晶一般,轻轻一碰便会碎掉。  “美丽的东西从来都是短暂的。”她幽幽开口,“你看,蝴蝶再美,终究飞不过沧海,空有恨,又如何。”冰凉的声音响彻在清透的水面上,素指微动,蝶儿翩然离去。她嫣然一笑,倾城容妆下,我分明看到那一丝散落眼底的寂寞。  冷月如霜,静静的铺洒在静水居的莲池上,五月的素莲像初冬寒夜里的清霜一样,在月下泛着莹白色的光,悠然绽放。  夜风习习,吹散她如丝的长发在夜色下妖娆地飞舞,绝美的容颜倒映在水中。素指浅掠过水面,碧波轻轻一颤,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指尖捻一片洁白的花瓣,在清冷的月色下发出诡异的蓝色。琴声戛然而止,她嘴角弯出一抹残忍的笑意:“汐菡,你怕吗?”  是的,我开始害怕了。  风吹拂过我柔软的面纱,清冷的月光映在眼底。知道吗,你那冷冷的笑意生生地撕碎了我的梦境。我望着她冷漠的神情,微微地叹息。浅阖的目光留恋在那半株残荷上,风中滚落的水珠像一滴滴疼痛的眼泪,重重地砸在我的心尖。冰凉的手指重新抚上一根根冰凉的琴弦,不成调的曲子散落在风中,悄无声息。她妖冶一笑:“汐菡,你的心乱了。”  心静物止,心乱则琴殇。琴弦上沁出的丝丝血色在清寒的月色下泛着清幽的红光。我紧咬着嘴唇,冷冷的看着她:“这就是你想要的么?”她漠然的望着我,轻轻一笑。她的笑容里有种妖艳而脆弱的美。她说:“汐菡,不要怪我。”  风带着荷香穿过淡绿色的窗帘,满室的银辉清影落在我孤寂的古琴上。十指微动,一阙倾城曲在指尖倾泻而出,缓缓地流淌在月色中。窗外,满池的清莲倾情绽放,美而不妖,艳而不俗。  我望着远处月下那一袭紫衫,心下不由的一颤。那诡异的蓝色,那妖冶的笑容,她轻轻伸出手,冰凉的指尖拂过我的面颊,仿佛穿越了几世的宿命一般,遥远而刺骨的寒。她残忍而虚弱的声音在耳畔回荡:“汐菡,不要怪我。”我苦笑,是否我真的躲不掉轮回的沧桑?  摘下面纱,镜中是一张绝世的容颜,只是少了几分血色。几缕碎发散落开来,在眼眸深处,隐隐闪烁着清冷的傲色。  箫声漫过沉寂的午夜,和着幽幽的琴音在清凉的风声中织成一束温柔的月光。婆婆的眼神骤然紧缩,我看在眼里,轻轻地笑了。  七天前,我带他来到这里。从此,对面的房间成了我的禁地,一湾芦苇,相隔天涯。婆婆说,他是我的劫。我却始终不懂,他只不过是一个倒在静水湖畔的陌路人,仅此而已。  碧寒一袭紫衣,蓦然出现在门口。呼啸而过的风中隐隐残留着一缕淡淡的荷香。她羽裳漫过我房前的青石台阶,衣袂翩然,纤尘不染。两道森寒的目光像一把冰凉的利剑,冷冷地刺穿在我桌案上的那一把檀木古琴上。许久,她凉凉开口,不带丝毫的感情:“汐菡,你不该弹奏这一曲的。”  不该?我自嘲地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连在自己房间里弹琴的自由都没有了?一束清冽的目光冷冷地扫过她绝美的容颜,我淡然地望向窗外那一抹幽暗的灯光处。  隔着蓊郁的苇荡,隐约一抹身影在灯下静坐弄箫。清幽的箫声回荡在芦苇荡上,流萤飞舞,水波潋滟。她的眼中渐渐浮出一抹冰冻般的疼痛。我嘴角炫出一朵清琦的笑容,指尖划过丝丝琴弦,漫不经心地望向她:碧寒,原来,竟是你在害怕么?  她面呈不屑地望着我指下的琴弦,眉间弯起一抹冷艳的笑,笑容里透露着残忍的邪恶。她一袭紫衫如风一般掠去,在暮岚中渐渐远逝。“汐菡,你会后悔的。”她的声音远远传来,飘渺得像是一个恶毒的诅咒。琴音,箫声,婉转在风中,悄然成寂。  婆婆微微地叹了口气,而我却读懂了散落在她的眼底那一丝诉不尽的怜惜与苍茫。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他一袭青衫,掠水而过,风中弥漫着淡淡的荷香。满池的素莲仿佛夺去月色的菁华,于刹那间绽放。  “我记得你,是你救了我。”他的笑容散落在悠悠琴声里,经久不散。碧色的竹箫在他指间映衬着如水的月色。他的笑容里带着浅浅的暖,我冷冷地望着,竟有刹那的失神。  风动,云浮。婆婆静立于水畔,目光淡淡地在那一袭青衫上浅掠而过:“汐菡,夜凉,该回去了。”  我无声地一笑,是该回去了。夜风拂过我的面纱,清幽的眸子里映衬着一束清寒的月光。一丝决绝在风中轻轻飘散,荡然无存。  我漠然地从他身旁走过,琴弦不经意的碰触到莲亭的栏杆,铮然作响,惊了一池莲香。柳风轻暖,水波潋滟,我看到一丝惊艳夹杂着黯然的光在他眼底深处倏忽而过,心莫名地一痛。  月下,婆婆苍老的容颜落在我眼里,生疼生疼的。云姐姐,这就是你说的宿命么?我轻叹一声。婆婆笑了,笑容是那么的忧伤。婆婆,你也在怕,是吗?  我踏月而去。身后,箫声清寂。  墨子冷。  竹箫末端清浅的字迹,生生灼痛了我的眼睛。  但闻一曲琵琶语,不诉天涯离恨殇。  云姐姐,现在,我似乎懂了。  3.  雪染琉璃月,素指渡轻寒。  风轻轻地漫过羽衣,残雪簌簌地落了一地。我突然想起那一树梨花开,仿若雪花片片。流光中走来的身影,那么轻,那么浅,却生生的将风景折成两段,一段恋尘曲,一段倾城怨。  皓月万里,静静地流泻在静水居畔。她一袭紫衣孤寂如霜,在风中宛若清寒的月光。我嘴角一抹清浅的笑容,在她的眼中渐渐冰凉。  清幽的琴声在风中渐散渐远,我静静地站在她的身侧,看到她眼底深处隐藏的那一丝痛楚而执着的寒光。“我回来了。”我淡淡地笑。冷月映着地面上素白的雪,泛着清冷的光。  “汐菡——”她冰凉的指尖拂过我脸颊的发丝,刺骨的寒让我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她涣然一笑,素指抚过我怀中的古琴,铮然作响,“这是你的宿命,你逃不掉的。”她妖冶而飘渺的声音中带着一种真实而遥远的柔弱。  风,在水畔呼啸而过。我一袭白衫如夏夜里绽放的清莲在风中翩跹成蝶,素手轻扬,挽一朵雪花在剑尖次第绽放。清素,婉凉。  云姐姐的笑容在记忆深处那么的温暖。“小菡,做个清浅的女子,在这静水居畔,听风、赏雪、弹琴、舞剑,一生这般,便好。”她如是说。我亦愿如是做。  一生这般的浅淡幸福是不是太过漫长了?云姐姐,我也想这般,掬一捧清水,做个宛在水中央的女子,素心如莲。我这般浅笑,却敌不过她的一声轻叹。  听雨轩,雨丝结愁。咫尺剑,剑落成殇。那年,碧寒虚弱地出现在我面前,绝然的将琴和剑放在我的手里。我指尖一颤,她的眼神冷的仿佛寒冻千年的冰雪一般。幽凉的琴声划破夜空的天涯,清寒的剑风散落在咫尺的刹那。那一刻,是不是就注定了我命中一段咫尺天涯的距离?  流雪清寂,剑染霜华,婆婆苍茫的忧伤在我的眸中渐渐放大,“汐菡,你不该回来的。”  我苦笑,如若我不回来,婆婆,你该怎么办。碧寒那么深的痛楚中隐透着断冰切雪般的决绝,我又该如何面对。云姐姐,我轻叹一声,或许,我真的躲不过轮回的沧桑。  雪,凉如水;霜,冷似烟。我突然想起我离去的那个晚上,月华如水,婆婆抚着我的脸疼惜的说:“汐菡,离开这儿,去做一个素心无殇的女子。”我知,静水居已不是原来的静水居了。我那样绝然的离去,却终是抛舍不下这里的回忆。  “十年了。听雨轩和流风阁的这一战,汐菡,你说,会不会很精彩呢?”碧寒在清冷的夜色中妖娆的笑,笑容残忍而脆弱。  我望向远方,暮岚如烟,清霜流转,那一声无奈的轻叹被冷风渐渐吹凉。碧寒,在我面前,你非要伪装成这样么?  雪,无声地飘落一身。她一袭紫衣在风中渐渐远去,我分明听到她那被吹散在风中的低叹声中带着浅浅的疼惜。我倾心一笑,你,还是那个寒姐姐么?你还会带着素净的笑容满目怜爱的问:“小菡,你累么?” 共 65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那种方式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病呢

上一篇:热情岁月

下一篇:乱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