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江湖情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24:55 编辑:笔名

“轰”烟花绽放爆出华光满天,刹那的美丽过后夜空又回归寂寥。今年除夕南宫雀照例坐在屋顶一边喝酒一边赏烟花。“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南宫雀轻声吟道,虽然明知作为罗刹门女杀手不该有这么多的感喟,可是在这作别旧岁之际仍是有好多情愫不自禁地涌上心头!望着万家灯火,想着夫妻恩爱共享天伦之乐的情景,南宫雀陡感形只影单——自己是多么孤独!“咕咚咕咚”南宫雀仰天灌了数口酒,她虽为女流但酒量却不逊于须眉。“十年了”南宫雀幽幽地自言自语道,目光开始变得朦胧而悠远,十年前她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每日学些琴棋书画,针线女红之类,那时父亲严厉,母亲慈祥,全家人和和睦睦,平平淡淡地度日,本来生活可以就这样直到终老,可是没想到命运弄人,一伙强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闯入了南宫府,他们将南宫府洗劫一空,还残忍地杀害了南宫全家,若非师父从天而降救了自己的性命,恐怕此刻自己也便不会坐在这里赏烟花了。南宫雀杏眸中隐含泪花,但她马上偷偷挥手揩去,因为师父是不允许自己流泪的。那段随师父学艺的刻骨铭心的经历不由自主的浮现在南宫雀眼前:穿着单衣的瘦弱的自己顶着冽冽寒风在雪中练剑,严厉的师父则时不时出来巡视。当然这只是她的经历的部分片段,她所受过的苦,如今也只是一笑而过,因为她再也不是当年的她了,现在她继承了师父的衣钵,已赫然成为了罗刹门新一代!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南宫小姐好酒量!”这时突闻一个浑厚清朗的男人的声音在耳边说道。  南宫雀吓了一跳,因为她竟没有觉察到身边多了个人,于是慌忙向身旁望去,却见四野空空,哪有什么人影,可那声音却明明是从耳畔传来啊!  “传音入密”一个念头在脑中瞬间掠过,南宫雀恍然惊觉,她马上恢复冷静,一双杏眸警觉地在周围的景物中搜寻,果然看到有一个人正站在百米外的一棵槐树上,笑吟吟地望着自己。但见那人身披一见貂绒冬衣,形貌俊朗,手中却正把玩着一把折扇!“原来是你!”南宫雀一见到来人便认出是浪子云飞,云飞她曾会过一次,说起来也是同行,只不过云飞是一个自由的杀手,他不属于任何组织,而南宫雀则属于罗刹门,罗刹门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且人员都是女子的杀手组织。  “新年之夜我不想谈买卖,如果有事,请公子改日再议。”南宫雀语出后自己都感到惊讶,罗刹门的宗旨一向是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价钱合理就应该接单!  “难道只有谈买卖才可以找南宫小姐吗?”云飞说着,一招“穿云奔月”飘然飞到南宫雀所在的屋顶,坐到南宫雀身旁,展颜笑道:“我这次来是想来跟南宫小姐交个朋友。”  “哦?云公子真是好雅兴,可是无恩不受禄,南宫雀既然没什么效劳公子的,哪敢跟公子交朋友!”南宫雀以公事公办的语气道。  “其实我只是很想和南宫小姐交个朋友而已。”云飞满面诚恳道。  “杀手之间可以做朋友吗?”南宫雀反问道。  “当然可以,你难道忘了你还曾帮助过我。”云飞信誓旦旦道  “我何时帮助过你?”南宫雀诧然道,她想不出何时帮助过云飞,况且两人素无来往。  “你忘了一个月前我因意外受伤而无法完成任务,所以我就找到了罗刹门,请你帮我完成使命。”  “只要价钱合理,罗刹门不会拒绝任何顾客。”南宫雀道,她实是想不出云飞到底有何目的,并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那好吧!”云飞略显失落地说,“既然南宫小姐不把云飞当朋友,云飞也不能强求。”突然抄起南宫雀喝剩下的酒咕咚咕咚仰天喝了起来。“好酒,好酒!”云飞一边喝一边赞道。  “你别把我的酒给喝光了!”南宫雀赶忙将酒坛抢过来灌了几口,没等喝得爽快云飞就又将酒坛抢了去。南宫雀大为光火,急施一招“妙手摘星”巧妙地将酒坛抢了回来。云飞毫不相让施一招“探囊取物”还击,酒坛又落回了手中。如此你抢我夺也不知过了多少个回合,二人竟是谁也没喝着坛中的酒!  “哈哈哈!”南宫雀突然笑了起来。云飞一怔,竟忘记了抢酒。原来他从没见过南宫雀笑,而南宫雀这一笑竟是如此动人,可谓豪爽中不失柔美——全无矫情做作的脂粉气,如同寒梅一枝迎风绽放,令人心神为之一荡!  “可惜酒少,不如我请云公子喝两杯吧?!”南宫雀豪爽地说。  云飞受宠若惊,忙道:“好!姑娘美意,敢不从命!”言罢,二人便要双双飞下楼去。  “不知二人可否带上老夫!”这时只听有人说道,声音冷得直若把人冻僵。  “柳乘风!”南宫雀与云飞闻言脸色齐变,齐呼出这个名字!  “没想到你们竟没忘了老夫。”柳乘风涩声道,他已捉了他们五年,却从未得手,未免有些辛酸。  “我们怎么会忘了神捕柳大侠呢。咦,难道你们六扇门不放假吗?”云飞笑道,恢复了一贯的世故之态与先前跟南宫雀抢酒喝的云飞派若两人。  “哼哼,只要天下的黑势力不除,六扇门便不会放假!”柳乘风面色一沉道:“就请两位随我去六扇门走一趟吧,也免得除夕夜还要动兵戈!”柳乘风说完一招“追魂索命手”两爪齐出,分别向南宫雀和云飞二人捉去。  “快跑!”云飞大呼,急忙拽住南宫雀的手。可柳乘风哪会轻易让二人逃脱,但见他一招“移形换位”已档住了南宫雀和云飞的去路,这一招快如鬼魅,实是逃无可逃!南宫雀略一忖度,道:“他一个人未必是我俩的对手,云公子我们一起上!”云飞点了点头,二人分别从不同方位齐击对手。那柳乘风可算是南宫雀和云飞二人的前辈,若论武功对付其中任何一人可说绰绰有余,可此时二人联手互相配合竟令他一时难以取胜。  “轰“烟花凌空绽放,流光溢彩!屋顶之上,夜空之下,三个人影蹁跹来去,屋顶的积雪也因三人的武斗飞扬而起,使三人的身形更加飘忽渺茫,恍如置身梦境!  不时柳乘风已习惯了以一对二并逐渐由下风转为上风,他故意卖出破绽引云飞来袭,待得云飞拳头击向自己时,忽然侧身一避,一招“奔雷掌”击向南宫雀!南宫雀未及防备哪还有时间躲闪?!正在生死攸关之际却见云飞不顾性命挡在南宫雀身前!只见云飞一掌推出恰好对上柳乘风的奔雷掌,可他的掌力哪及得上柳乘风!只听“噗”的一声云飞喷出一口鲜血,摔倒在地。云飞面如金纸,命在垂危却仍对南宫雀道:“快,快杀了他!”再看柳乘风——虽然他没有喷血摔倒,但却也已经摇摇欲坠!原来云飞这一掌乃是竭尽全身功力而柳乘风出掌时却只用了六分内力,这样一来柳乘风也被震伤了!柳乘风万没想到云飞会以性命相搏,此时他已无力再与南宫雀比斗,只好束手待毙!  南宫雀望了望奄奄一息的云飞又望了望形如枯木的柳乘风,突然冷声对柳乘风道:“你走吧!”  云飞与柳乘风闻言俱是满脸错愕。只听柳乘风凛然道:“你不必放我,倘你今日不杀我,我以后还是会来捉拿你的!”  南宫雀决然道:“你走吧!!”柳乘风也不道谢,转身踉跄而去。待柳乘风一走,南宫雀急忙凑到云飞身前,将他抱在怀里,杏眸中似隐含泪花。  “我放他走了,你别怪我!”南宫雀道  “我…怎会…怪你,只…要…你喜欢。”云飞虚弱地说。  南宫雀再忍不住终于哭出声来。云飞缓缓伸出手为南宫雀揩去泪水,道:“把我…的…扇子…给我拿来。”南宫雀连忙把云飞摔倒时落在地上的扇子捡起,递到云飞手中。  云飞爱怜地抚摸着扇子,没头没尾地道:“你…知…道…为…什么…冬天…我还拿着…把扇子?”  南宫雀摇了摇头。云飞缓缓将扇面打开,南宫雀望着扇面惊讶之情溢于言表,她本以为这把扇子是云飞的奇门兵器,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扇子的扇面上居然画着一副美丽的肖像,但见画中女子乌发如瀑,素面朝天,着一袭白衣,手捻剑诀,正在舞剑。那女子虽不甚美,但举止间别有一种英气!这,这不是南宫雀是谁!!  “我…真…的…很…喜…欢你”云飞因激动而胸膛起伏,说完又吐了一口血。  “我……”南宫雀满脸绯红竟不知说什么好,她知道云飞是真心的,可是她自从加入了罗刹门就从没妄想过儿女私情,她甚至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弱女子需要一个男人的保护。  “你…能接受吗?”云飞惶然道,他摸不清南宫雀的想法——她是那么冷艳!  “能!”南宫雀紧握着云飞的手,泪如雨下。  “好…我…们…去…喝…酒!”云飞强笑道。  南宫雀知云飞时辰已经不多所以没有拒绝,一把将他抱起,带着他飞下楼去。  “咚咚咚”南宫雀敲响了一家酒肆的门。  “谁呀,过年了,我们这里不营业!”酒肆老板开门谢客道  “给你银子!”说着南宫雀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扔给掌柜,径自闯入店中。  那掌柜哪见过这么大的银锭——足足的十两啊,够他半年的开销了!掌柜满脸堆笑地取出陈年好酒,送到桌上。南宫雀挥挥手示意他退下。“有事你吩咐!”掌柜恭敬地退下去了。  “你…为…什…么放他走!”云飞不解地道  “我见他也挺可怜的,一大把年纪除夕之夜还来执行公务,所以……”南宫雀抱歉地说,她怕云飞会因此埋怨自己。  云飞虚弱地笑了笑,道:“以…后…我…们…都…别在杀人…了吧,去…当一对…普通夫妻,男…耕…女织,生好…多好多孩子”云飞说了这么多已气若游丝,但脸上仍挂着幸福的憧憬。  “好,好我答应你!”南宫雀连忙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坠落。  云飞道:“…后…一杯酒,我想…与你共饮!”  南宫雀忙斟满一杯酒,就这样酒中羼泪,两人共饮了一碗。  “云飞,云飞!!”南宫雀失声喊道,可云飞却永远都不会听见了!  南宫雀泪已流尽,没想到自己十年来的一次含苞待放,刻骨铭心的爱情,竟如烟花绽放般匆匆结束!抱着这个深爱自己的男子,南宫雀突然感觉一切都不再那么重要了,她忽然想要退出江湖,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但她又想起了罗刹门,想起了师父的遗命,她不能就这般退出江湖,还有那么多的弟子需要她来照顾!  “啪啪啪!”这时,只听有人鼓起掌来,南宫雀顺着掌声望去,只见那鼓掌的人一袭商贾打扮从内堂徐趋走来——不是刚才的店掌是谁?!  “是你……”南宫雀诧然望着掌柜,忽然明白到了什么,失声道:“这酒……”  “没错,酒已经下了毒!”掌柜眼中精光暴射,一边说一边逼向南宫雀。  “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南宫雀已不在乎生死,只想知道他到底是谁。忽然颤声道:“是不是柳乘风也藏身于此,是他指使你这么做的!”柳乘风因身受重伤无法逃远,故而躲在附近的酒肆里养伤确实大有可能,所以南宫雀才以杀手的睿智大胆推测,  只听那店掌讳莫如深地笑道:“我或许是受柳乘风的指使,也或许不是。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只要记住你我都是江湖中人便可以了!”店掌眼中掠过一丝无奈,凄然道:“武林儿女渐凋零,人在江湖莫动情!”言罢,手持匕首向南宫雀刺去…… 共 41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医院
云南癫痫好的研究院
宝宝癫痫病的症状盘点 5大症状危害小儿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