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郭元鹏超生费用搞摊派官员成了生意精

2018-12-03 15:29:21

郭元鹏:超生费用搞摊派,官员成了生意精?

近日,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吴官营乡的多位乡镇包村干部和当地村干部向反映:从2012年开始,该乡党委政府竟“不按实情按人头”向各村摊派“超生费”任务。其中,2013年按照每位村民73元的标准,为各村制定了超生费“征收任务”。调查发现,这笔高达400多万元的“超生费”去了那里,无人能给出答案。(4月4日《中国青年报》) 这400万去那儿了?有人想寻找答案。其实,这个答案已经无需寻找,除了当事人心里明白,公众也绝不糊涂。这笔钱不是被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就是被吃吃喝喝了。超生费用搞摊派,咱们的官员们真的成了生意精了?既然如此会做生意,那还在机关单位呆着干嘛?还留恋那个“买不起房,娶不起媳妇,打不起麻将”的死工资干嘛?还“我们基层官员很辛苦”干嘛?直接去搏击市场算了。 对于一个生活在农村的百姓来说,我见证着计生部门的执法乱象。他们不是在为国家执法,而是在为自己小群体利益在执法。国家缘何会设立一个超生社会抚养费?就是为了给人口增加带来的社会压力,找一个出口。对于计生人员来说,依法查处超生行为,当然是需要的。但是,我们的基层计生人员有多少是为了国家而执法的呢? 很多计生人员明明知道有人要超生却不过问,为的就是能在事后收到社会抚养费。有的计生人员甚至还会明码标价,在村民打算要孩子的时候,就说出超生的费用是多少钱。也有很多计生人员在积极奋斗,开着小车四处寻找有孕在身的人,而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不言而喻的,挟孕妇吓家人,为的就是勒索一点烟钱和酒钱。当计生国策成了某些人谋取利益手段的时候,我们的政策就走了样。这些还不算可怕。可怕的是我们说好的社会抚养费究竟抚养了谁,是抚养了社会吗?显然又不是的,其实,社会抚养费很大一部分被计生部门发了工资,发了奖金,甚至是被挥霍一空。 社会抚养费成了基层计生官员的肉,成了上级部门的骨头,却成了国家的菜汤子。 对于这个地方的超生费摊派现象,我们需要关注。但是,我们也不能固守在这一个现象的身边,更需要关注的则是这种乱收费的行为。前几年,我们当地在收取一种费用,是畜禽养殖费用,不管你家有没有畜禽,村领导都将指标下发到各家各户,并且标明猪1头、鸡2只、鸭3只、羊4只,让你拿钱。在农村地区,村民有在院墙上安装铁门的习惯,有的地方竟然还要收取“噪音费”。去年的时候,不是有地方还爆出了“天水费”吗?用雨水灌溉麦田也要收取费用。当地方政府把敛财当做目的的时候,还如何树立良好的形象。 乱收费、滥收费就是摊派收费的亲爹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有关部门是不是忘记了谁是衣食父母,谁是你的亲爹娘呢? 超生费用搞摊派,官员成了生意精?老百姓也只能天天受惊了…… 郭元鹏

:罗莎)

家用汗蒸房
艾米粒瘦瘦包
海绵破碎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