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中国创新在硅谷以深圳速度刷新硅谷众筹纪录

发布时间:2018-12-03 15:58:51 编辑:笔名

中国创新在硅谷:以“深圳速度”刷新硅谷众筹纪录

目前在众筹Kickstarter上已经筹集超过30万美金的“Hub+”(李佳供图)

人民旧金山5月18日电(韩莎莎)“我们产品从概念到设计再到Kickstarter上线一共用了19天,而正常情况下,一个团队需要4到6个月。”陈佳,nonda公司创始人兼CEO在硅谷接受采访时一再强调他们的“深圳速度”。

Nonda是一家硬件公司,2014年10月5日在美国硅谷帕罗奥托市成立。5月5日在Kickstarter上线的款产品“Hub+”截至发稿已经有2642位支持者,筹集302,362美元,远超初3.5万美金的众筹目标。而这离项目众筹结束还有28天。

“产品上线48个小时就实现了个10万美金,两周时间就收到了来自世界78个国家和地区的订单”李佳说,“预计我们的产品在众筹结束时能超过100万美金,或许能成为中国硬件团队上线时间快、成功的一款产品。”

“Hub+”的创意来自我们自己的用户体验“李佳说。4月初苹果新的Macbook售卖时,Nonda购买了几台,结果发现之前的集线器没法用。“我们就说自己做吧。”将“Hub+”连接到Macbook时,就会多出2个2个USB-C接口、1个SD读卡器、1个支持4K显示的显示接口、3个USB-A接口。此外“Hub+”还内置了400mAh的电池,可供在没电时应急。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中国思维的硬件产品。产品是好产品,刚好基于苹果电脑用户的刚需。”一位长期从事硬件产业的圈内人士说道。但是,李佳认为刚需、快速、互联思维以及国际视角才是关键。他说:“不能以中国思维做全球市场。”

以视频为例,1分17秒的宣传视频,他们找了好莱坞专业团队,花了一天时间进行拍摄。而在选演员方面他们却与专业团队有明显分歧。Nonda有三个备选女演员的照片:其中一个金发碧眼,巧笑嫣然;另一个黑长发披肩,平实自然;还有一个黑色短发,干净干练。他们开始无无一例外地选择了金发女郎。拍摄团队却对此感到惊奇,因为在美国人眼中金发女郎是“dumb blond”,更多受快消或者品广告的青睐。而黑短发女生被认为是“smart girl”,是聪慧的代表,更符合科技产品的形象。

“我们后来拿着这张图对中国人进行试验,90%以上的人都会选择金发女郎,屡试不爽。因为这是长久以来我们对美国广告中代言人的固化印象,而不会以美国人的思维来看。”李佳说。

而在设计方面,他提到了中国公司以“中国思维”做事可能出现的问题:“一些中国公司在设计方面,往往会找到一个大的设计公司,提出自己的要求,然后扔出一笔钱说,你就按照这样的要求做吧。然后就设计公司就根据客户提出的要求修改完善,直到设计公司交出终稿,中国公司就可以在宣传中说,我们的产品是国际设计。”“也许一个花了50万美金的片子根本不对美国人的口味,因为这片子其实反应的只是公司的中国思维。”李佳说。

李佳认为,Nonda的产品才是真正的国际设计。他自我调侃说“我们目前是让邪恶轴心国来给我们打工。”因为,目前他们有来自德国、意大利以及日本的设计师来为他们服务。“Hub+”的设计师是德国徕卡相机的设计师之一。来自日本大阪的设计师曾经参与IBM Thinkpad的设计。

而寻找设计师的过程在他们团队看来是处理大数据的结果。刘九源是Nonda的创始人之一,曾经是广东省文科高考状元,完成了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之后,博士辍学,来硅谷一起创建nonda,主要负责大数据。他说:“我们开始在世界设计师汇聚的知名社区Behance上通过数据分析来挑选合适的设计师。我们筛选了500多个,终选择了三个。”李佳说:“然后我们将产品的概念告诉了设计师,并且告诉他们根据本国的审美设计出本国人民喜爱的产品形象。”终,他们选择了德国设计。

目前,“Hub+”的预定客户有34.4%在美国,其他客户分布在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根据nonda的数据分析,预订人数靠前的五个国家为:美国、日本、德国、英国以及澳大利亚。陈佳说:“目前苹果公司已经与我们有接触,希望我们的产品可以入驻苹果商店。”

数据分析在nonda中占有相当的比重,因为“这让我们知道美国民众到底需要什么。”刘九源说,目前公司已经搭建了一个数据库,通过互联大数据做法,分析出用户的需求。“知道该做什么产品才是硬件公司的出路。这也是我们在硅谷成立公司的原因。”李佳说“虽然大家都知道深圳是中国乃至世界硬件制造业中心,可是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很危险。”

同样是nonda联合创始人的侯培凯对此深有感触。在创建Nonda之前,他在深圳做了十多年的硬件。更早的时候,他开发了套DOS版的带有彩色图片KTV点歌系统软件,还开发了套红外遥控键盘,以及开发视频压缩产品,帮助中国南极考察站次南极考察视频传输回中国大陆。

他说:“在深圳,方圆15公里之内就有4万家小工厂,每个工厂完成一道工序,几十家工厂合作可能出一个产品。大家都在血拼,拼成本,拼生存底线。”尤其是各级代理的层层压价,更是让制造者不堪。他说,从品牌商,到代理商,到贸易商,到买手,通常需要经过7层关系才终到制造商,每个层面为了赚取利润都会一再压低价格。他还举例,有些买家为了降低成本,订货量为1万件的产品会通知4、5家制造商,每家都只给一部分定金,要10万件产品。“制造商为了订单,一再压价。有时候就为了能有5毛钱的利润。”

有时候制造商多生产出来的产品买家不要,甚至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卖出。“这时候,做的越大,风险越大。”侯培凯说。“你想想,制造商会想尽办法来压低自己的成本。”

一直在深圳做产品代理的姜春梅则更为直接:“深圳不乏有高质量的生产商,但是竞争太激烈了,一些厂商为了生存压低成本必然会影响到产品的质量。”她今年来参加在旧金山湾区举办的制汇节。虽然她帮助不少美国企业在中国深圳找制造商,这却是她次来美国。她还提到,一次她陪一位美国客户在深圳华强北转了将近一个月,才找到了产品的终制造商。

虽然硬件制造业风险大,可是利润也低。在利润分配方面,李佳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苹果公司占所有利润的98.2%,中国工人仅占1.8%。

他说:“我们现在的玩儿法不同。我们会告诉制造商,再加5毛钱你能从那些方面做改进?”他给出“Hub+”的利润分配则是:中国团队占95%的利润,其它团队占利润的5%。当然,中国团队除了美国公司创意、市场、客服以及深圳制造商外,还包括在深圳的5人团队和在上海的20人团队。

除了制造模式的反转,他们还希望“从天扭转美国对中国硬件公司的印象。”李佳说:“一些美国公司对中国仍存偏见,包括中国公司喜欢抄袭。我们就是希望破除他们的这个印象。”

尤其是nonda险遭“被起诉”的乌龙事件更是说明了这个问题。诉方是美国智能追踪设备公司Tile。李佳说,两个月前,Tile通过硅谷一家着名律所向nonda发了一封律师函,打算起诉nonda的智能追踪设备涉嫌抄袭Tile。“我们类似产品早在两年前就发布了,而他们近才推出并获得大量融资。”李佳说“他们大概就以为在吓唬一家中国小公司。”终结果是,两家公司同为这家律所的顾客。根据行规,同家律所不能代表一方起诉另一方。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李佳说,他们消除抄袭印象的行动甚至从公司名字开始。“nonda其实是两个单词,NO NDA。NDA(Non-Disclosure Agreement)就是保密协议。”李佳说:“签署保密协议在硅谷就是常态。尤其是智能硬件公司,你去谈合作时,对方那怕只有一个想法,连产品都没有都要跟你签保密协议,就是怕你抄袭。”他说,有一半的公司在谈合作时什么也没做出来,还有一半甚至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我们就想,公司就用nonda来命名,我们不怕,因为速度和质量才是我们的竞争力,藏着掖着不是竞争力。”

当然,除了产品本身竞争力外,nonda也加强了专利方面的管理。李佳说:“现在公司的开销就是专利了。”公司目前已经出了3款产品,还有3款产品即将在未来6个月内发布。每款产品有5至6个专利。

侯培凯说:“此前我也创过业。能够把产品带到上Kickstarter并且取得成功,这应该是大部分创业者的梦。如今这个梦实现了。” [1][2]下一页90%以上中国人会选择左下女演员,而好莱坞视频团队选择了上面的短发女演员作为公司宣传视频的女主角。(李佳供图)

人民旧金山5月18日电(韩莎莎)“我们产品从概念到设计再到Kickstarter上线一共用了19天,而正常情况下,一个团队需要4到6个月。”陈佳,nonda公司创始人兼CEO在硅谷接受采访时一再强调他们的“深圳速度”。

Nonda是一家硬件公司,2014年10月5日在美国硅谷帕罗奥托市成立。5月5日在Kickstarter上线的款产品“Hub+”截至发稿已经有2642位支持者,筹集302,362美元,远超初3.5万美金的众筹目标。而这离项目众筹结束还有28天。

“产品上线48个小时就实现了个10万美金,两周时间就收到了来自世界78个国家和地区的订单”李佳说,“预计我们的产品在众筹结束时能超过100万美金,或许能成为中国硬件团队上线时间快、成功的一款产品。”

“Hub+”的创意来自我们自己的用户体验“李佳说。4月初苹果新的Macbook售卖时,Nonda购买了几台,结果发现之前的集线器没法用。“我们就说自己做吧。”将“Hub+”连接到Macbook时,就会多出2个2个USB-C接口、1个SD读卡器、1个支持4K显示的显示接口、3个USB-A接口。此外“Hub+”还内置了400mAh的电池,可供在没电时应急。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中国思维的硬件产品。产品是好产品,刚好基于苹果电脑用户的刚需。”一位长期从事硬件产业的圈内人士说道。但是,李佳认为刚需、快速、互联思维以及国际视角才是关键。他说:“不能以中国思维做全球市场。”

以视频为例,1分17秒的宣传视频,他们找了好莱坞专业团队,花了一天时间进行拍摄。而在选演员方面他们却与专业团队有明显分歧。Nonda有三个备选女演员的照片:其中一个金发碧眼,巧笑嫣然;另一个黑长发披肩,平实自然;还有一个黑色短发,干净干练。他们开始无无一例外地选择了金发女郎。拍摄团队却对此感到惊奇,因为在美国人眼中金发女郎是“dumb blond”,更多受快消或者品广告的青睐。而黑短发女生被认为是“smart girl”,是聪慧的代表,更符合科技产品的形象。

“我们后来拿着这张图对中国人进行试验,90%以上的人都会选择金发女郎,屡试不爽。因为这是长久以来我们对美国广告中代言人的固化印象,而不会以美国人的思维来看。”李佳说。

而在设计方面,他提到了中国公司以“中国思维”做事可能出现的问题:“一些中国公司在设计方面,往往会找到一个大的设计公司,提出自己的要求,然后扔出一笔钱说,你就按照这样的要求做吧。然后就设计公司就根据客户提出的要求修改完善,直到设计公司交出终稿,中国公司就可以在宣传中说,我们的产品是国际设计。”“也许一个花了50万美金的片子根本不对美国人的口味,因为这片子其实反应的只是公司的中国思维。”李佳说。

李佳认为,Nonda的产品才是真正的国际设计。他自我调侃说“我们目前是让邪恶轴心国来给我们打工。”因为,目前他们有来自德国、意大利以及日本的设计师来为他们服务。“Hub+”的设计师是德国徕卡相机的设计师之一。来自日本大阪的设计师曾经参与IBM Thinkpad的设计。

而寻找设计师的过程在他们团队看来是处理大数据的结果。刘九源是Nonda的创始人之一,曾经是广东省文科高考状元,完成了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之后,博士辍学,来硅谷一起创建nonda,主要负责大数据。他说:“我们开始在世界设计师汇聚的知名社区Behance上通过数据分析来挑选合适的设计师。我们筛选了500多个,终选择了三个。”李佳说:“然后我们将产品的概念告诉了设计师,并且告诉他们根据本国的审美设计出本国人民喜爱的产品形象。”终,他们选择了德国设计。

目前,“Hub+”的预定客户有34.4%在美国,其他客户分布在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根据nonda的数据分析,预订人数靠前的五个国家为:美国、日本、德国、英国以及澳大利亚。陈佳说:“目前苹果公司已经与我们有接触,希望我们的产品可以入驻苹果商店。”

数据分析在nonda中占有相当的比重,因为“这让我们知道美国民众到底需要什么。”刘九源说,目前公司已经搭建了一个数据库,通过互联大数据做法,分析出用户的需求。“知道该做什么产品才是硬件公司的出路。这也是我们在硅谷成立公司的原因。”李佳说“虽然大家都知道深圳是中国乃至世界硬件制造业中心,可是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很危险。”

同样是nonda联合创始人的侯培凯对此深有感触。在创建Nonda之前,他在深圳做了十多年的硬件。更早的时候,他开发了套DOS版的带有彩色图片KTV点歌系统软件,还开发了套红外遥控键盘,以及开发视频压缩产品,帮助中国南极考察站次南极考察视频传输回中国大陆。

他说:“在深圳,方圆15公里之内就有4万家小工厂,每个工厂完成一道工序,几十家工厂合作可能出一个产品。大家都在血拼,拼成本,拼生存底线。”尤其是各级代理的层层压价,更是让制造者不堪。他说,从品牌商,到代理商,到贸易商,到买手,通常需要经过7层关系才终到制造商,每个层面为了赚取利润都会一再压低价格。他还举例,有些买家为了降低成本,订货量为1万件的产品会通知4、5家制造商,每家都只给一部分定金,要10万件产品。“制造商为了订单,一再压价。有时候就为了能有5毛钱的利润。”

有时候制造商多生产出来的产品买家不要,甚至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卖出。“这时候,做的越大,风险越大。”侯培凯说。“你想想,制造商会想尽办法来压低自己的成本。”

一直在深圳做产品代理的姜春梅则更为直接:“深圳不乏有高质量的生产商,但是竞争太激烈了,一些厂商为了生存压低成本必然会影响到产品的质量。”她今年来参加在旧金山湾区举办的制汇节。虽然她帮助不少美国企业在中国深圳找制造商,这却是她次来美国。她还提到,一次她陪一位美国客户在深圳华强北转了将近一个月,才找到了产品的终制造商。

虽然硬件制造业风险大,可是利润也低。在利润分配方面,李佳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苹果公司占所有利润的98.2%,中国工人仅占1.8%。

他说:“我们现在的玩儿法不同。我们会告诉制造商,再加5毛钱你能从那些方面做改进?”他给出“Hub+”的利润分配则是:中国团队占95%的利润,其它团队占利润的5%。当然,中国团队除了美国公司创意、市场、客服以及深圳制造商外,还包括在深圳的5人团队和在上海的20人团队。

除了制造模式的反转,他们还希望“从天扭转美国对中国硬件公司的印象。”李佳说:“一些美国公司对中国仍存偏见,包括中国公司喜欢抄袭。我们就是希望破除他们的这个印象。”

尤其是nonda险遭“被起诉”的乌龙事件更是说明了这个问题。诉方是美国智能追踪设备公司Tile。李佳说,两个月前,Tile通过硅谷一家着名律所向nonda发了一封律师函,打算起诉nonda的智能追踪设备涉嫌抄袭Tile。“我们类似产品早在两年前就发布了,而他们近才推出并获得大量融资。”李佳说“他们大概就以为在吓唬一家中国小公司。”终结果是,两家公司同为这家律所的顾客。根据行规,同家律所不能代表一方起诉另一方。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李佳说,他们消除抄袭印象的行动甚至从公司名字开始。“nonda其实是两个单词,NO NDA。NDA(Non-Disclosure Agreement)就是保密协议。”李佳说:“签署保密协议在硅谷就是常态。尤其是智能硬件公司,你去谈合作时,对方那怕只有一个想法,连产品都没有都要跟你签保密协议,就是怕你抄袭。”他说,有一半的公司在谈合作时什么也没做出来,还有一半甚至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我们就想,公司就用nonda来命名,我们不怕,因为速度和质量才是我们的竞争力,藏着掖着不是竞争力。”

当然,除了产品本身竞争力外,nonda也加强了专利方面的管理。李佳说:“现在公司的开销就是专利了。”公司目前已经出了3款产品,还有3款产品即将在未来6个月内发布。每款产品有5至6个专利。

侯培凯说:“此前我也创过业。能够把产品带到上Kickstarter并且取得成功,这应该是大部分创业者的梦。如今这个梦实现了。”

原标题:中国创新在硅谷:以“深圳速度”刷新硅谷众筹纪录

稿源:人民

作者:

前一页[1][2]

保温岩棉托架
防爆检修箱
星力手机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