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山水侠义江湖道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25:00 编辑:笔名

引子  有一个神奇的世界,一群热血的人们,演绎着一段段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故事,这就是成人的童话——武侠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武艺高强者,无所不能无坚不摧。如再怀济世之心、服人之德,便称之为侠客。武之广也,侠之大者,在这个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不爱看书,唯只看武侠小说,一入其中便废寝忘食不能自拔。我读武侠不选择作者,不注重文笔,只要打得精彩,只要场面壮烈,虽是千篇一律亦爱不释手。如果叙事描写多于武打过程,一般我是弃之不读的,这也许就是男人潜在的澎湃,或是一种特殊的情结。  武侠看多了,连走路、连做梦都沉沦其中,仿佛自已也练成了绝世武功,行侠仗义叱咤风云,千变万化神秘莫测,成了受人敬仰的侠客。当然,是按自己所喜欢的侠客形象来给自己定位的。  经典武侠人物,我推崇乔峰。乔峰武艺登峰造极,心胸海纳百川,待人义薄云天,用情至死不渝,恩怨分明智勇双全,气吞山河侠骨柔情,真丈夫也!他稳重不失热血,激扬不失内敛,不似郭靖憨厚,不似韦小宝轻浮,是我幻想中标准的形象。  其次,我还得有段誉的相貌,风流倜傥卓尔不群,以文弱书生之态行走于风云诡异江湖,举手投足惩恶于无形,一颦一笑,武林侠女竞折腰……  于是,一位文武双全神秘莫测的温柔侠横空出世。  近半年来,江湖上发生了几件耸人听闻的大事,每一件都足以震撼武林。  六个月前,纵横洞庭湖七二水寨十数年的水寇匪帮被一神秘人物一夜瓦解,匪首及骨干头目“洞庭十八蛟”人人横尸无一漏网,洞庭一带的渔民百姓奔走相告拍手称快。  五个月前,恶名昭著的独行大盗马行天伏尸闹市,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这马行天尽干丧尽天良的事,曾被正派武林侠客发帖围巢,可他武功深不可测,在众多威震江湖的高手中来去自如,连杀四十余人后从容遁去,不知所踪。而今却在闹市被人一剑毙命,没有人看到是谁下的手,一时间众说纷纭。  四个月前,西藏喇嘛教高手哈拉萨法师远赴中原挑战各派高手,连打五十场未逢敌手,正洋洋得意蔑视中原无人时,被一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三言两语折了傲气,灰溜溜回家去了。至于书生对他说了些什么,无人知道。  三个月前,泰山脚下,山东黑道盟主“开山金刀”熊开山率匪徒抢劫一批客商,正欲行凶之时,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个蒙面人,凭一支书生用的普通小羊毫轻易毁掉熊开山的成名兵刃“开山金刀,”一笔穿心令其丧命,并对随行匪徒每人削一耳以示惩戒。此人是谁,没人清楚。  几乎每个月都有大事发生,几乎每件事都是针对邪恶的正义行为,被杀的无一例外都是凶穷极恶的巨匪,没有恶迹仅是自大的喇嘛教高手安全返藏。致使黑道凶徒人人自危,各自收敛,生怕哪天不小心头颅搬了家。以上几件大事究竟是何人所为,是同一人还是几位不相干的侠义道高手?人们尽管各自猜测,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白道义士,又是人人相庆,对这位或是几位神秘侠客赞许甚至崇拜万分。  然而,近两个月江湖上却出奇的平静,平静得让人不安,也许,平静的表面下汹涌着暗潮,一旦出了水面便是滔天恶浪。是的,武林命运正迎接着一场颠覆生死的考验——    一、正道自有侠义在  黑白两道约斗少林寺,言明败方臣服,胜方为武林主宰。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这是关系整个武林命运的抗争。  武林侠义道在少林、武当等名门大派的率领下,迎战以“绝世三魔”与“阴山四鬼”为主的黑道力量。经过两昼夜决战,双方死伤无数,比武性质已转化为不死不休,争斗场面空前惨烈。  一方是为武林安危而战,一方是为实现统治江湖的野心而战,黑白两道都搬出了全部力量。各派无一人缺席,少林前所未有的摆出了一百零八罗汉大阵,武当也设下了本门绝技七星剑阵。而黑道方面,绝世三魔三十年未出江湖,三十年前,这三人已是黑道,纵横江湖杀人无数,后来突然销声匿迹,传闻是被一隐世奇人打败而遁迹潜修。三十年光阴,不知他们又练成了什么惊世绝技。阴山四鬼,为同胞四兄弟,出道以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并连挑黑道二十四分坛一举夺取盟主之位,乃黑道枭雄,无人敢挡其锋。  夜,不平静的夜。  月色如水,洒落在满地堆积的尸体上,更显惨然。血,不停地流。尸体,不停地增加。前赴后继的,为了正义,为了野心。而命运,究竟是怎么一个结果?  随着一声惨叫,阴山四鬼已破解武当七星剑阵,绝世三魔已击溃少林罗汉阵,情势急转直下,生死马上分晓!  少林达摩院长老无智大师迎斗三魔之“人魔”,未过十招,即被人魔一指催魂,指风洞穿眉心而亡。罗汉堂首座无悔大师勇战“地魔”,斗至酣处,四掌相迎,可怜无果大师被震得全身骨碎,瞬时殒命。少林三大高手仅剩方丈无果禅师与“天魔”苦斗,情形却也是岌岌可危。  另一边,阴山四魔合斗武当七子,四鬼安然,七子刹那间只剩一子,也就是傲视武林的武当掌门凌虚子道长。凌虚子在四鬼围攻下早已道袍染血步态踉跄,眼看也支撑不了多久。  其他白道中人也没闲着,正与黑道群匪展开混战,谁也顾不了谁。但这次黑道显然是有备而来,所以形势很快成了一边倒。看来,道消魔长,善恶循环,武林浩劫是不可避免了……  无果禅师的少林绝学竟然不敌天魔的“化佛大法”,凌虚子道长的武当太极剑法竟然落败于阴山四鬼的“鬼啸神功”,群魔狂笑,步步进逼,意欲赶尽杀绝。形势千钧一发,生死悬于一线,眼看江湖百年平静已成昨日黄花,黑白即将颠倒!  蓦地,一条白影如流星赶月,从少室山峰顶倾驰而下,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又听数声闷哼,争斗双方已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分开。而武功强的绝世三魔与阴山四鬼却是各自以手捂胸,表情微现痛苦,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这位从天而降的神秘人物。  这位不速之客,看年龄不过二十上下,品气度不逊帝王风范,白袍飘逸微尘不染,步态安闲神情潇洒,手摇金边文士折扇,腰悬镶玉龙泉宝剑,令人一见难忘的是他深邃忧郁的眼神。所有人都暗暗喝彩,好一位青年俊才!  不知这位年轻白袍人来此何为?  只听他开口说道:“小生正于峰顶读书,不意被各位扰了雅兴,唉,罪过啊罪过,佛门净地怎能染血腥?”  好像是不伦不类无关痛痒的话,却使黑白两道高手暗自心惊,因为这少室山峰顶奇高奇险,即使有的身手也枉想攀登,而这人竟于夜晚在山顶读书,他是怎么上去的?又是怎么下来的?答案只有两个,要不就是他吹牛,要不就是他身怀绝世功夫。可是,江湖成名人物尽在于此,谁也没见过亦或是听过有这样一位年轻人。  双方都不清楚这白袍年轻人的来意,唯有绝世三魔与阴山四鬼明白来者绝非朋友,因为他们七个已吃了暗亏。三魔之首“天魔”冷然道:“光棍眼里揉不得沙子,朋友意欲何为?”  白袍年轻人微微皱眉:“上天有好生之德,各位侵犯佛门大开杀戒,不觉有违天和么?”  “妈拉个巴子狗屁天和,老子就是佛祖!”四鬼之一的无常鬼举着哭丧棒逼过来。  年轻人的眼神更加忧郁了:“我佛慈悲,只渡有缘人。小生虽非佛门中人,看来说不得要替佛祖超渡各位了,唉……”声音并不雄厚,甚至文雅悦耳,却是人人耳畔犹如炸雷,惊得三魂出窍。  当然,黑道枭雄们并不会因他一两句话而退却。连群伦的泰山北斗少林武当都已败北,眼见胜利唾手可得。更何况这忽然而至的神秘人也不见得有过人之处,完全像个激愤的书生罢了。即使他身怀绝技,能强过少林高僧?  当下就有个狐假虎威的小角色挥刀骂道:“哪里来的小杂种,竟敢教训起大爷们,大爷我一刀……哎哟……呸呸呸…呜……”那人正猖狂,不知从哪儿飞来一粒小石子,正击中他的黄门牙,立刻就咯嘣断了两颗,转眼叫嚣变成了哀嚎。  白袍年轻人看也不看那捂着臭嘴吐血的家伙,只是眼神更显深邃,声音依然那么斯文悦耳:“为人应学孔孟之道,当不辱斯文。子曰非礼勿言,佛曰不可说,那位仁兄出口米田共(粪),小生略施薄惩尔!各位仗技凌人,小生不才,愿以腰间剑,吟风弄月词,领教各位高招。虽败而犹荣也!”  此时,少林武当两派掌门刚刚调息完毕,正听到这位书生独力挑战黑道巨头,心里既佩服这份胆气又怕他有个闪失,两人同时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无量天尊)!小施主侠肝义胆,我等敬佩万分。只是劫数使然,恐已无力回天,还请小施主速速离去,为我武林一脉保留一份元气,我等当与魔道以死相拼……”  话未说完,三魔之人魔阴恻恻地道:“嗤!以死相拼?你有那能耐么?老夫这就送你去见你们的佛祖。”一扬手,掀起一阵阴风。这正是人魔的不传之绝技“阴风掌”,掌风阴冷而含巨毒,人被掌风扫中后必全身血液凝固皮肤溃烂而死,任大罗神仙铁打金刚也不敢硬接。而掌风仅仅是一阵风,无形无色无味,防不胜防,谁能躲得了?  所以,人魔一扬手时,少林方丈无果禅师料定已是凶多吉少,心里升起了同归于尽的念头,索性不闪不避,聚全身功力抡起韦陀降魔杖当头砸了下来。眼见一代宗师以死相争,所有人心头都是一惊,但见白袍年轻人展开折扇轻轻一摇,人魔挥出的掌风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到一旁,如泥牛入海不知去向。人魔做梦也想不到仗以成名的阴风掌竟然失效,就在一愣神的功夫,无果大师的禅杖挟万斤力道砸到他的头顶,血光迸现,人魔已被砸成一堆肉渣。  虽说死了一个人魔,但形势并没改变。人魔仅是三魔中武功的,地魔天魔以及阴山四鬼谁又是好惹的角色?几人眼看人魔失手丧命,恼羞成怒,齐齐狂啸,张牙舞爪发起群攻,少林罗汉阵,武当剑阵尚且无法抵抗这批魔头的进攻,单打独斗谁又是对手?眼看又是一场屠杀……  蓦然一阵呛啷啷啷的宝剑出鞘声,似龙吟似凤鸣,寒光闪过,哀嚎四起,阴山四鬼八爪齐断,地魔睁大惊讶的眼睛,呼出一口气,不相信地说:“好…快…的…剑…”。话说未,才见印堂现出一丝血色,人随即扑地而亡。  而那白袍年轻人,稳如山岳,单臂平伸,手中龙泉宝剑闪烁着寒湛湛的清光,剑尖正颤魏巍地指在天魔的咽喉处,只消轻轻一送即可取其性命。  年轻人淡淡的问:“服不服?”  天魔又恼又怒:“放屁!老夫一生从未服人,想不到纵横一生阴沟里翻船,有种你杀了我,有胆量就拿开剑重比一场。”  年轻人依然古井不波:“换了你,会放过我么?”  天魔绝望了:“天不佑我,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你下手吧!”说着闭上眼睛等死。等了半天没有动静,睁眼一瞧,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宝剑归鞘,正背对着他为少林掌门疗伤。  天魔不由暗中狂喜,解下腰刀飞身而起对着白袍年轻人猛劈下来。  这一刀,雷霆万钧,  这一刀,风云变色,  这一刀,名曰屠龙斩虎灭仙刀,刀势一招九式,每式九变化,也就是说,这一刀,等于八十一刀。八十一刀合成一刀!一刀可以同时斩杀八十一名成名高手,天下无人能解!  这一刀,是生与死的一刀。白道侠士们还没来得及惊呼,刀锋已至白袍年轻人头顶三寸。天魔狂笑,狂叫,挡我者死!  轰…刀落,石飞,风生,水起。刀劈青石三尺深,人却已无影。  天魔汗流,转身,白袍年轻人正悠闲地站在他身后,笑吟吟地看着他,只是眼神越发深邃,嘴角泛起一丝嘲弄:“好手段,好手段,好一招屠龙斩虎灭仙刀!子曰:人恒过,然后能改。你连改过自新的机会都不肯抓住,看来是佛祖真的想超渡你了。此情此景,当有诗词助兴方妙,来来来,我吟一道苏学士的念奴娇词,如一首吟完你还未死,我就放了你。”这段话说得轻描淡写,听在天魔耳中却是不寒而栗,因为这年轻人虚实难测,一招之下四鬼断爪地魔失魂,放眼江湖,谁能做到?  年轻人抽出宝剑,轻轻的,轻轻的小心拭擦。天魔掌心冷汗淋淋,握紧刀柄,忽地横刀扫来,这一刀“夺命追魂”亦是天魔绝学,对方如退即可直追,如进则可反撩,如跳则以斜刺,如蹲则用竖劈……  天魔刀刚发动,年轻人也动,并伴随着清亮抑扬的朗诵声:“大江东去…”刚说到“去”字,剑光一敛,剑尖已至天魔胸口三寸。天魔连忙避身换招,“横扫千军”想拨开剑,而年轻人手不停口中更没停,继续念道:“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到了一个字,剑尖已转换方向指到天魔右眼正前方两寸。  天魔又避,变招。  “乱石穿空…”剑尖到了天魔鼻尖一寸。  “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剑尖直抵天魔人中,只差五分。天魔亡魂大冒。  “人生如梦……”天魔已完全失去了斗志,因为剑尖刚刚划过他的嘴唇,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他明白,此刻完全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什么一统江湖的野心,什么君临天下的美梦,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眼下能做的就是躲避那支锋利的剑,他一退,剑尖直逼,他往左,剑往左,他往右,剑往右,如影随形如针附骨,每次都是险之又险似有意又似无意让他避过,他却是一点反击的机会也没有。 共 22767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生殖器结核病症的相关原因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常见病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