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日企海外转移世界工厂靠边站

2018-10-31 14:37:49

日企海外转移 “世界工厂”靠边站

由于应对充分,且没有出现具有很大破坏性的强烈余震,从3月11日地震和海啸以来,日本实业部门中的某些领域正在快速崛起。与此同时,日本企业的海外并购步伐也在不断加快。不过,在灾后重新布局之时,日本高端制造业的转移却选择了回避中国大陆。  3月份毁灭性的大地震刚刚过去不到5个月,现在很多日本工业企业都表示,预计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报告强劲盈利。与此同时,日本企业还加大了海外并购的力度,上半年海外并购金额将近3万亿日元,创历史纪录,高端制造业也出现外移趋势。  日企上半年海外并购创纪录  由于内需萎缩和电力不足等原因,为分散风险,日本企业加大海外并购的力度。根据调查公司汤姆森路透的统计显示,日本企业上半年海外并购金额将近3万亿日元,创历史纪录。  据统计,日本企业上半年海外并购件数为308件,同比增长27%;并购金额达29495亿日元,同比增长59%,件数和金额均创历史纪录。从海外并购的对象国别来看,中国占40件,韩国占22件,泰国占17件,亚洲国家居多。从并购企业的营业种类来看,制造业占其中的70%。  分析家认为,日本经济增长率低下,企业谋求向经济增长迅速的亚洲国家发展已成为必然趋势,长此以往或将导致日本国内产业空洞化。支撑海外并购活跃的原因是日本企业的手头资金充裕,根据日本银行的统计,3月底日本企业的现金及存款达211万亿日元,历史上首次超过200万亿日元。  就此现象的出现,商务部研究院亚非研究部副主任王泺表示,近几年日本在进行海外并购方面一直很活跃,近期活跃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震后本土的经济条件受到影响,经济预期也不是很好,许多大企业打算向外转移,进行海外扩张。而日本工业出现强劲反弹和日元升值也有关联,同时因为灾后重建需要大量的原材料和基础原料,从而促进了该国工业的发展。  至于日本企业在对华并购方面的情况,王泺认为,近几年,日企在海外以并购形式进行投资的主要领域包括物流、食品加工等,其实并购这种投资形式是各国对外投资的主要方式,不仅是日本。相较于整个外国对华投资并购金额来看,日本在华并购金额所占比重并不是很大,主要是对中国在资本运作方面有一定的影响。日企的在华并购是否能带动我国的产业升级呢?“我认为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日本将本国的核心技术控制得相当严格谨慎,所以在各行业的核心技术方面并不能为中国企业起到促进作用。”王泺说。  周永生则认为,日本进行海外并购,加大在中国并购的力度对中国经济发展未必是件坏事。日企经营是东亚经营典范,以效率高和管理严着称,在这一点对我国整个市场经济的规范利大于弊。国内的企业也不必过分担心恶性并购事件的发生,日本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它并没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倒是应该警惕美国大型垄断企业对我国企业的潜在威胁。  工业现震后强劲反弹  由于供应链迅速重组,运营产能有弹性,且没有出现具有破坏性的强烈余震,从3月11日地震和海啸以来,日本实业部门中的某些领域正在快速崛起,索尼、东芝等电子业巨头和游戏生产商任天堂都在7月28日公布今年4月~6月盈利,汽车生产商丰田和本田也将在未来几天内提交财报。  按销量计算,日产汽车公司是日本第二大汽车生产商。其副总裁田川丈二在7月27日发布该公司截至6月份的财年一季度的盈利状况,超出分析人士预期。汽车行业的复苏前景还让日本两大钢铁生产商日本制铁和JFEHoldingsInc.在7月27日发布预期说,4月~6月的疲弱需求将在截至2012年3月的下半财年迅猛反弹。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表示,日本的赈灾重建刺激了该国有效需求的扩大,加上政府在经济重建方面进行了较大投入,带动了相关企业的成长。  与此同时,日元对美元正在逼近“二战”以来的水平。很多公司表示,在公开承诺保留国内生产基地的同时,也在把日元的强势用作加强新兴市场投资的契机。  前财务省副大臣、现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总裁渡边博史将此称为“百万分之一的机会”,主张日本企业走出国门到海外投资。他说,在购买自然资源或收购企业方面,现在是时机。日本企业界并未错失这一机会。今年以来,日本企业海外并购水平已经远高于去年。  根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数据,仅今年前6个月,日本企业参与海外并购活动的价值就达到创纪录的393亿美元,较2010年全年的344亿美元增长14%。  高端制造业转移回避中国  日本经济产业省在今年4月实施的“日本地震后产业动向紧急调查”表明,制造业企业供应在今年7月能恢复80%,到今年10月可恢复到震前水平。与此同时,日本高端产业的转移,尤其向海外转移的趋势初现。  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松下电器宣布投资100亿日元,将智能关键零部件的生产转移到我国台湾省的桃园地区。日本瑞萨电子正在与新加坡商谈将汽车专用半导体的生产移交给新加坡的跨国代工企业。东芝正在和韩国三星、美国Intel等公司共同开发新一代半导体制造技术。佳能公司正在把福岛的高端相机生产线转移到台湾的台中。尼康公司正在与马来西亚商谈将其在日本仙台的照相机生产线转移到马来西亚。日立显示器公司正在与台湾奇美电子商谈委托后者生产相关零部件等……从以上事例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就目前日本灾后重建进行关键零部件供应重新布局的动向来看,高端制造业的转移有回避中国大陆的倾向。  地震之后,日本产业在灾后重建进行关键零部件供应重新布局时,为何会出现高端制造业的转移回避中国大陆的倾向呢?  国务院侨办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商务部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日本筑波大学产业社会学博士蔡林海认为,这次转移的主体是日本所掌控的全球高端制造业的部分,与以往将高能耗高污染的低端产业转移到人力成本低廉的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东南亚等国不同,日本在进行这次转移时是不计成本的,所以中国大陆所具有的人力成本较低的优势也就并不突出了。实际上,日本产业界非常清楚,中国大陆才是它的海外市场,而且中国大陆也十分希望日本能够把高端制造转移过来。但是日本产业界为了不让高端制造的产品被贴上“中国制造”的标签,又不想失去中国大陆这个大市场,于是就把高端制造转移到中国大陆的周边地区。另一方面,日本产业界担心中国大陆企业有非常强的模仿能力,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又比较薄弱,如果把高端制造转移到中国大陆,高端制造的技术工艺又可能会流失。  同时,王泺也表示,我国是日本主要的投资国家,但是日本逐渐意识到,如果将多数投资放在一个国家是风险很大的行为,于是他们制定了“中国+1”计划,也就是在考虑除中国大陆外的其他投资地。同时,日本对我国大陆投资环境的关键问题是我们法律法规变化太快,而且并没有及时向他们通报,加之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对他们不利。像日本选择的中国台湾、新加坡等地区及国家的法律制度要更加严谨。  荣郁

菜籽榨油机
大摆锤价格
北方基因小分子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